崔永元接受采访时回应舆论热点,爆料影视圈乱象“阴阳合同”可罗列三十多种

2018年06月06日 10:49   华龙网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T恤、布鞋、棒球帽,工作室里飘散着茶香、墨香,还有小猫可逗,处在风口浪尖的崔永元面对采访时,并没有微博上呈现出来的那么激烈。他平静地谈起这次曝光“阴阳合同”一事,坦承自己是“公报私仇”,同时曝光了影视圈里各种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潜规则合同。至于自己最开始怼的范冰冰,他说希望她能平安无事。

  剧组巧立名目拿走7亿多

崔永元首先介绍了相关部门调查“阴阳合同”的最新进展,“无锡的税务部门已经约了我今天(5日)面谈,合同见面就给他们,这种材料可不能瞎传来传去。”

据崔永元了解,所谓“阴阳合同”并非不具备法律效力,且可以避税偷税,使当事人达到利益最大化,“比如说这个人要500万,但实际上他要700万,那怎么给呢?可以签完后说延长拍摄时间,加100万,然后又延长拍摄时间,又加100万。或者说剧本修改,要钻火海,要从山上滚下来,反正各种招,巧立名目,就够给钱了。还有一种方式是,你直接给我现款,那就不用上税了。还可以除了以演员的名义签表演合同,同时我给你当编剧,还有参与策划、监制、发行,再弄一个3000万的合同。那3000万的合同不是跟我签,是跟我背后的公司签,或者跟我二姨或者三姑签。”他说,这些方式他可以罗列30多种,而且这些“阴阳合同”在国内影视圈非常普遍,尤其是大制作中。

种种乱象中,最让崔永元感到震惊的是,有部电影说要请一位武打明星,但要先付人家4000多万,人家才会预留档期;同时还要请一位老电影人做监制,得先给人家3000多万。这一下就拿走7000多万。“后来我通过途径一核实,根本就没有这回事。这个演员和监制都不知道有这回事,一下就把7000多万骗走了。”他透露,最后乱七八糟算起来,剧组巧立名目拿走7亿多,“就算有1亿5000万是为了这个电影服务,那也有5个多亿被白黑了。”

还有,有的演员拍电影,要价2500万,片方同意了。但片方只给500万,剩下2000万怎么办?演员说“这2000万我不要了,我投资,我投到电影里”。但演员根本不会真的投钱,而是找片方的投资伙伴,让其以演员的名义给电影投资,然后再把这2000万片酬给演员,就算分账。崔永元说,这在法律上没问题,但其实相当于洗钱。

  有人请求“别曝光我”

对如何避免“阴阳合同”,使行业更加规范透明,崔永元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首先,他觉得得先看看现行的个人所得税税法是不是合理。在现行税法没有改变的前提下,应该无条件遵守。“第二个,我觉得要把系统打通,比如买片子、院线等,因为这些也会反过来影响剧组。还有,我觉得我们的电影市场可以更多样化一些、开放一些。现在不光美国大片,像韩国电影、欧洲电影、伊朗电影,都非常棒。让电影市场多样化,有竞争后,可能就不会只是‘小鲜肉’当道。”在制片管理上,他认为剧组的账可以由第三方来监管,这样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中饱私囊、贪污洗钱等行为。

有些网友认为,崔永元这次曝光“阴阳合同”,不过是“公报私仇”“歪打正着”。他坦言的确如此,并开玩笑称“别天天推我当什么民族脊梁、人民英雄,我觉得听着就离烈士不远了”。

他还爆料,这次新闻出来以后,不少圈内人士从中说和调停,他表示这个可以理解,“大家都不希望互相伤害。”还有人主动联系他说:“别曝光我。”

  希望范冰冰平安无事

至于最开始被网友认为是“阴阳合同”女主角的范冰冰,崔永元做出了澄清。他表示,自己最开始在微博上晒出的两组合同,其中的乙方确实是范冰冰。但从这组合同中,仅能看出范冰冰排场比较大,随行工作人员及拍戏要求较多。

崔永元随后曝光的另一张合同照片——某男演员拿6000万就演4天,才是真正的“阴阳合同”,他发这张图是因为很多网友表示不知道什么是“阴阳合同”,所以贴出来给大家看。

崔永元说,3日他和范冰冰通了电话,她哭得稀里哗啦,说当年拍《手机》时自己年龄小,不知道电影伤害了崔永元,但崔永元表示“我不相信她不知道”。

至于范冰冰是否涉嫌偷税漏税,崔永元说他目前也不能确定,得等税务部门调查完了才能做出最后结论。他还透露,他手中有一份范冰冰片酬为6000万的合同。

崔永元还跟范冰冰说,让她“不要怕”“不要那么紧张”。“我们的账也被人查:有没有问题?是不是有意的?有多大过失?不是说查出五毛钱来就给你扔海里了。”他说自己希望范冰冰平安无事。据《北京日报》

  【新闻纵深】

  演艺人员是如何缴税的?

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娱乐法团队合伙人纪玉峰介绍,目前演艺人员的收入基于类型不同,会导致适用不同的税率。所谓收入类型,比如说投资性收入、经营性收入、劳务报酬等等。

演艺人员个人的片酬可纳入“工资、薪金所得”,如果有个人独资性质的工作室,也可以“个体工商户”为主体纳税。

“按照我国个人所得税法规定,对于工资薪金所得,适用3%—45%的7档累进税率,税率最高;工作室收入的税率相对低一些,为5%—35%;利息、股息、红利所得,适用20%的税率。在收入数额较大的情况下,工作室签订合同及收款就成了一种比较常见的方式,此外,报酬转化为投资也是非常常见的。”纪玉峰称。

因此,现在不少演艺明星成立了个人工作室,来对外签订合同,并作为纳税义务主体。而将个人工作室设立在有税收政策优惠的地区,也可以享受一定的优惠。

比如,许多影视公司扎堆的新疆霍尔果斯,便有大幅度的税收优惠政策“五免五减半”,即符合《新疆困难地区重点鼓励类发展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的企业,五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期满后再免征企业五年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霍尔果斯也被认为是“避税天堂”。

另外,演艺人员的报酬还可转为投资获得的分红,按照“利息、股息红利所得”缴纳个税,税率为20%;明星的肖像权获得收入、获奖、稿酬等所得,也有相应的税率进行缴纳。

据记者了解,现在有不少演艺明星的片酬,会以影片投资份额的情况出现,部分片酬计为收益分红。一方面演艺明星可能对电影更为“投入”,另一方面也可以以更低的税率纳税。

“实际上,很多情况下,片方和明星会采取一些其他的方式(给予报酬)。比如,一份协议约定的是演艺报酬,再签定其他的协议如编剧合同(稿酬)、肖像权使用合同(特许权使用费)、部分报酬转为投资的合同(利息、股息红利)等等,这个严格来讲就不能算是大小合同了。”纪玉峰介绍。

如果在税收优惠地区成立工作室,或者是用投资份额冲抵片酬,可以视作一种普遍的避税方式的话,那么“阴阳合同”所涉的性质也会完全不同。

  “阴阳合同”如何逃税的?

上海四达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兆婴以二手房交易的“阴阳合同”为例,“阴合同”显示当事人的真实成交价格,“阳合同”则根据使用需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做低房价,以便在房地产交易中心过户时少交税款;另一类是做高房价,以便向银行等金融机构申请更多的贷款。实践中第一类情形更为常见。

“但房地产交易中心会核定交易价格是否公允,如果交易价格明显低的话,会重新核定价格来交税。这是反避税的手段。”李兆婴说。

李兆婴表示,判定纳税人是否偷税漏税,有两个关键点:一是要证明纳税人是否实际取得合同约定的收入;二是确认税款是由扣缴义务人还是纳税人负担。实际上,有些合同约定纳税人取得税后报酬,税款由支付方作为扣缴义务人代扣代缴,同时税金由扣缴义务人承担,纳税人不实际承担税负。

不过,李兆婴表示,通过“阴阳合同”逃税的行为其实很难判别。“除非拿出两份合同,双方签订的合同内容一样但金额不一致。通过核查纳税人个人银行账户的收入金额与报税结果是否匹配,并且真的存在按小合同金额交纳税收,按大额合同实际收款的情况。”

但这种核查仍存在难点,李兆婴举例说,他们有可能存在大量现金结算,或使用亲属账户收款,也很难核查。

据央视、北京晚报、法制晚报等

(责任编辑:黄龙)

文章关键词: 崔永元影视圈爆料阴阳舆论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