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不尽古今传奇 忆不尽沧桑旧梦

——探秘鹤游坪铜锣寨

2017年09月26日 11:08   垫江日报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图一:铜锣寨残存的寨墙。 

图二:本报“寻访鹤游坪古寨卡群”采访路线图 

图三:铜锣寨残存的寨墙。

图四:铜锣寨原有水塘。

图五:自生桥。

走访完观斗寨,垫江日报采访组又来到了白家镇合兴村,探访铜锣寨的传奇故事。 

本报记者 代莉 实习生 封科先  

【依山而建古寨卡】 

前往铜锣寨的路上,沿途白云浮动,犹如一条蛟龙,在山间盘旋流动,让人十分陶醉。 

“我们村4社有个铜锣寨,传说,清嘉庆年间为防白莲教和土匪,当地群众集资修建的。”在合兴村党支部书记邱汉高的指引下,采访组来到了铜锣寨的所在地。 

据邱汉高介绍,铜锣寨呈圆形,占地约6亩,四周皆用牛尾石礅砌成,高6米,厚1.5米,十分雄壮、坚固。铜锣寨以前修建了七八百米寨墙,因为修路被隔开或者损坏了,现在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四五百米寨墙。 

铜锣寨长约500米,宽约80-100米,也有村民称其为“同乐寨”,寨有东西两个寨门,现遗迹尚存。寨西外为陡岩,其他方向地势较平缓。寨南、北崖边分别有任家岩卡和丘家岩卡,两卡有佛地并均有古道通包家。 

“寨墙四周有四个垛口。”邱汉高说,这些垛口都是以前打仗时,用来射箭、投石、打炮的地方。在寨内还有牛儿炮四门,寨门向东,是圆拱形,高5米、宽3米,用上等柏木做成的,厚40公分,门外包有铁皮。 

记者在现场看到,寨内有水池、厨房和厕所,池塘因无人打理,上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浮漂,仿佛在述说着它过去的故事。邱汉高说,寨子修好后,里面的房子平时不住人,只有在打仗时大家才会进去避难。 

“大寨门已不见痕迹,但小寨门还在,小寨门也叫阴洞门,因为在它底下有一条地道与外界相连,以前遇到危难的时候,人们便通过阴洞门的地道逃离。”邱汉高说。 

在邱汉高的带领下,穿过几条田间小道,终于在一悬崖边上看到了那个小寨门的依稀身影。因悬崖边上荒草丛生,残破的小寨门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些寨墙石头的痕迹。 

【传奇故事美名扬】 

“小时候听长辈们讲,镇寨首领叫‘包大奇’,这个人文韬武略,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为保一方乐土的安宁,他组织了精悍、武艺超群的民团数十人,巡逻守护。一旦战乱,附近村庄的人都到铜锣寨避难,因此铜锣寨也就成了人民的避风港,在鹤游坪颇为出名。”邱汉高娓娓道来。 

传说,有一年,白莲教攻打铜锣寨,企图抢掠财物,但围三天攻不克。于是他们采取疲劳战术——久围而不攻,待寨内弹尽粮缺,便会自动开门,缴械投降。 

谁知包大奇看出了敌人阴谋,他深通兵法,为诱惑敌人,命令寨内的人将衣服、被褥在粪池浸湿,晾在寨墙上。早、中、晚用柴烧火,造出做饭的假象,白莲教的人看见寨内炊烟袅袅,以为粮食、水源充足,不敢妄动。 

包大奇担心时间一久,怕被识破,再次被攻打。他想起了南宋时期潞安州的守将陆登将军的战略。陆登将军将粪便在锅里煎熬,叫做金汁。待番兵攻城时,用金汁泼在番兵身上,金汁有剧毒,沾到肉体就会疼痛难忍,立即溃烂。陆登将军用这一计,把番兵打得大败,保住了城池,潞安州的人民也免遭生灵涂炭。 

果不其然,白莲教很快识破了寨内的真实情况,于是发起第四次总攻。 

对此,包大奇心生一计,也叫人煎熬金汁。待白莲教围攻寨门时,寨内的人就将粪便熬的金汁泼出,犹若大雨倾盆而下。白莲教的兵沾到金汁者,痛得呼爹喊娘,抱头在地上打滚,加上四门牛儿炮轰打,白莲教只得抱头鼠窜,落荒而逃。 

“这个故事在民间津津乐道,流传至今。”邱汉高说,当地还流传着一首赞扬包大奇的诗:“守寨英雄包大奇,鹤游坪上谁不知。克敌制胜逞豪气,留得英明照篇诗。” 

【行人往来必经地】 

铜锣寨与鹤游坪36大卡之一的任家岩大卡咫尺之遥,两者为犄角之势,遥相呼应,构筑成了一个坚不可摧、易守难攻的防御体系。 

任家岩大卡又称铜锣卡,位于合兴村西部,与包家镇接壤,四面是悬崖峭壁,是唯一一条合兴场通往包家庙(场)的必经大道,地理位置险要。 

虽然任家岩大卡早已不复存在,看不到任何遗迹,但在这条大道上,有一座“奇怪”的石桥——自生桥。 

记者在现场看到,自生桥是一座由石头自然形成的桥,只有一个孔,但桥下面却没有河。因自然形成,所以被称为自生桥。 

“说也奇怪,一是有桥无河;二是桥跨两县,桥面属原涪陵县(现垫江县合兴村),桥墩属长寿区兴隆场安乐团。但历来过桥的人却很少。”邱汉高告诉记者,针对这座特殊的桥,有前人曾赋诗一首:“仁家岩畔一座桥,横跨两县多妖娆。桥板架在涪陵县,礅基长在长寿郊。行人往来必经地,自古长存不朽凋。疑是仙家来修造,原本天生无河桥。” 

“我们也不知道这首诗的作者是谁。”邱汉高说,这首诗歌流传在民间已经数百年了,深受人们的喜爱和传播。 

在采访中,该村村民吴万伦告诉采访组,合兴村里还有一个寨卡,叫马家寨。 

据了解,马家寨高2米,现在只残留了二十余米的寨墙。 

“以前寨内住有8户人家,里面修建有穿斗式木结构房屋。”吴万伦说,民国初,这里还办过团,不过三年前里面的房子全部被拆掉了。 

如今,马家寨里种满了玉米,也许是有了历史的滋养,一眼望去青黄的玉米杆子更加笔直地挺立在这片土地上,像屹立不倒的勇者保卫着这片土地。

(责任编辑:汤娜)

文章关键词: 邱汉高铜锣寨白莲教金汁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