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寨断壁屹崖畔 暮鸦归林映日斜

——寻访鹤游坪佑启寨

2017年09月22日 11:27   垫江日报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图一:门寨。 

图二:本报“寻访鹤游坪古寨卡群”采访路线图 

图三:寨门位于此户农家院坝。

图四:保存完整的寨墙。 

佑启寨为清咸丰年间所建,今位于白家镇静峰村1组。7月27日,记者一大早便踏上了探秘鹤游坪的道路,寻访佑启寨的故事。 

本报首席记者 余方芳

古寨有人家 

与其他寨子有所不同的是,佑启寨位于村民胡坤生的院坝内。 

“佑启寨,保存得还比较完整。”随行的静峰村党支部书记游勇说,寨子的建立和其它古寨的修建原因一样,皆是为了保护寨内人家的平安、抵御白莲教。 

谈话间,记者来到了佑启寨门前,只见古寨城门保留完整,城墙基本保持原型,只有墙头垛口不复存在,墙体高度也有明显的减低。城门前面是一片长势茂密的树林,遮挡住了视线。 

值得一提的是,一棵百年黄葛树,扎根墙头,长长的树根包裹着墙体,深深地扎进泥土,经过岁月的洗涤,显得更加苍翠挺拔。枝繁叶茂的树干,为村民散下了一片绿荫。记者站在城墙下,微风拂过,甚是凉爽。 

“这里已成为村民避暑纳凉的好地方。”胡坤生说,每当夕阳西下,忙碌了一天的村民,吃过晚饭,便拿着蒲扇来树下歇凉。谈谈家国天下,聊聊人生百态,说说家长里短,很是惬意。 

“特别是城门口,那地方就算是大中午也非常凉爽,也成了白天小孩们玩耍的地方。”胡坤生说,他从小便是在这城门摸爬滚打长大的,对寨子感情颇深。 

寨内古韵足 

“那你了解整个古寨的情况吗?”记者询问道。“以前听老人们讲过,有些记忆。”胡坤生望着寨门陷入了回忆。 

胡坤生说,佑启寨三面陡岩,一方平地,墙高4米,垣厚2米,以两边石头,中间夹土筑就。 

寨内共设有3个寨门,如今保留完好的是其中一小寨门,另外还有东门和西门两寨门,已缺失已久。整个古寨占地30余亩,古寨之中建有一方水池,主要为围困时解饮水之用,水池面积约近2亩。 

“以前,寨内还供有两座土地菩萨,雕刻精致。寨墙上还有雕花石柱,寨内人可凭栏远眺,观远处风景,也能第一时间了解寨外敌军情况。”胡坤生说,在战火未洗涤前,寨内地势平坦,居民环寨而居,房屋错落有序,寨内还建有大粮仓,一间可装几万斤粮食,寨内人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很是惬意。 

“那寨子是谁修建的?”“时间太久远了,记不太清了,有人说是一绅士所建,为保百姓安全;有人说是村民们自个筹资所建。具体怎么回事没人知道。”胡坤生感慨道。 

如今的佑启寨,已所剩无几,只剩那古韵寨门寨墙让人憧憬。 

曾经三面徒岩也已被竹林树木遮藏,环境清幽。池塘鸭鹅戏水,莲荷清香。寨墙放眼摩岩峻秀,云雾氤氲,太极樟林,似海如涛。俯览山村美景,令人流连陶醉。 

保护路更长 

听着胡坤生的讲述,记者往寨内深入走去。 

只见左边寨墙很是完整,诺大的石块有序排列着,往岩边深处延伸。右边的寨墙保存较少,看起有些凌乱,不似左边那样工整。 

“右边的寨墙是重新砌过的,自然不是很工整。”胡坤生说,由于寨墙常年风吹日晒,有些地方经不住雨水冲刷便倒塌了,有的村民便将石块捡回去砌灶台或台阶,就这样搬的搬、毁的毁,寨墙便所剩不多。 

为了保护寨墙的完整性,胡坤生和妻子常常对寨墙进行修葺。“静峰村其它不多,就石头最多,我们没事时就捡一些回来,对墙体进行修护,由于石块大小不一,所以这寨墙也不平整。”胡坤生说,寨墙位于他家院坝,他就有责任将其保护完整,虽然修缮后的寨墙不好看,但他仍会坚持。

(责任编辑:汤娜)

文章关键词: 胡坤生启寨古寨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