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悬崖绝壁陡坡上 雄伟险峻可谓天险

——寻访鹤游坪棋盘石大卡

2017年09月18日 10:38   垫江日报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图一:寨门城墙

图二:寨门

图三:采访路线图

本报首席记者 余方芳

登临古寨,漫步城墙;

述说往事,谈论今生。 

“原本逶迤的城墙和耸立的城堡,经数百年风雨侵蚀,早已解下甲胄,没有了当年的阳刚之气,唯有草木和斑驳的苍苔作伴……”离开景佛寨,垫江日报“穿越千年史,探秘鹤游坪”采访组走近棋盘石大卡,一步步揭开其神秘面纱。 

守望一方净土 

棋盘石大卡位于鹤游镇静峰村四组一个悬岩之上,距离村级道路不到500米。 

然而,棋盘石卡看似近在咫尺,走起来却举步维艰。 

曾以青石铺就的道路,早已被杂草淹没,不见踪迹。记者只好拨开层层杂草,一路摸索着前进。毒辣的太阳,晒得人昏昏沉沉,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进眼睛,难受至极。 

短短的路程,记者竟走了十几分钟。当看到保存较为完整的棋盘石卡时,喜悦油然而生。 

卡门依山而建,城墙顺着悬崖不断延伸。站在卡门前,山下的田地一览无遗,忙碌的农民,正顶着烈日收获玉米,远处的山隐约可见…… 

棋盘石卡骄蹇伟岸,绵亘的城墙,像一根古老的琴弦,为一片净土弹奏着。巍峨的城门,像一个个慈祥的老人,为一方百姓的安宁深情守望。 

那遍布的藤蔓似乎在告诉世人,它历经了无数风风雨雨,承载着无尽的沧桑和艰辛。 

据记载,此卡位于白家镇静峰村四组有6米直径的棋盘石附近。建于清嘉庆七年(1802)前后,城墙高7-8米,厚2-3米。卡门是鹤游坪白家场通往涪陵(涪州)的大道。古人在这里共建两道卡子,小卡居上段为平型石料建造,大卡居下段以拱形石料建筑,两卡相距50米。小卡称小示门,大卡称天棋门。城门石刻对联于“文革”时期被毁。该卡历今200多年,墙体保存比较完整。 

最为雄伟险峻 

根据《天下第一古城堡——鹤游坪》记载,棋盘石大卡是鹤游坪古城堡108个卡子中,最为雄伟险峻的,可称天险。 

棋盘石卡雄踞在鹤游坪的东南部岩轮上一条长约2千米的凸起形如鱼脊的陡坡之顶。从地理位置上说,是一个重要的交通孔道。是涪陵通往鹤游坪最近捷的大通道。下坡往南7.5千米是万寿场,上坪向北7.5千米到白家场。古人曾云:“循坪下,仰观之,山如屏风立示,知其巅之广矣。” 

当天,记者站在寨门前看到,的确如此。从坡脚下仰望,卡子是建在悬岩绝壁兀立的陡坡上,只有一条笔直向上宽约1.5至2米的独径石板梯路,直上云天,气势雄伟,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书中记载,民谚云“二仙人下棋盘石,望天石上观斗星”。若天晴时,站在15千米外的黄草山脉第二峰——合掌寨山上,也能远眺到棋盘石的雄姿。 

“不仅如此,以前鹤游坪的稻米要到白家场赶集,也得从此处过。”游勇说,当时都是由马队或挑夫负责运输稻米。每当成群结队的马帮或挑夫路过时,马儿清脆悦耳的铃声与挑夫高亢激昂的号子声,交织在一起,奏出了一道劳动交响曲,在原野回荡,经久不息。 

承载无尽沧桑 

每一个寨卡都有着不同的沧桑记忆,棋盘石卡也不例外。 

“这里曾经发起过一场‘天棋门之战’。”说起棋盘石卡,游勇想起了爷爷辈传下来的一段历史。 

游勇介绍,清咸丰十一年(1862),云南义军首领周绍勇率部进驻鹤游坪,在这里与清军徐邦道部发起了“天棋门之战”。 

当时徐邦道领兵从汪家场入坪追杀义军,大批民众不知实情,仓惶向坪南逃奔,两军一路厮杀至静峰新庄时,义军在羊鹿石(地名)附近埋伏,当徐邦道部赶到之际,被义军伏兵反击围攻。 

徐邦道部突围退至天棋门大卡,城门被堵无路可走,寡不敌众。徐邦道面临杀身之祸,情急之中,将骑着的战马猛抽两鞭。战马长嘶一声,纵身从六七丈高的悬崖飞腾而下,随即调转马头跑上大路,提起大刀堵住义军,正巧此时徐邦道援兵赶到,又是一场激战,义军见状纷纷逃散。 

徐邦道急令号兵在棋盘石大卡城门高处吹响号角,大批逃亡民众快到十多里外的万寿场时,听见报捷号响,停止往涪陵方向逃走的念头,就地休息,徐徐寻路归家。 

江山依旧,时序迁流。试想当时的战乱,带给百姓多少苦难。 

昔日的关隘险塞虽已废弃,但它是历史的见证,尤为可贵。 

而今站在城门上登高望远,长寿湖上岛屿星落,碧波荡漾,港汊幽静,绿树成荫,湖山隐隐,柚橙森森,岩迎碧水,鸟鸣林荫。 

俯视岩下:层层梯田丰收在望,幢幢楼房花木芬芳。往日的古道已被新建公路取代,垫江、长寿,近在咫尺。 

人来车往,瓜果飘香,好一派田园美景。 

(责任编辑:汤娜)

文章关键词: 游坪棋盘石卡徐邦道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