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枕绝壁两面悬崖 雄关险隘万夫难越

——寻访鹤游坪景佛寨

2017年09月12日 11:18   垫江日报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景佛寨寨门遗址。记者 冉义 摄

本报记者 冉义

盛夏,天蓝水碧。 

地处长寿湖尾端的白家镇丛林村,绿树环绕,湖光荡漾。每当清风拂过,满目皆春,尽是锦绣。 

就在这湖光山色之间,清幽湖畔之上,曾建有众多颇具传奇的寨卡,纵观整个鹤游坪寨卡群,白家镇丛林村6组的这座卡、这座寺、这座寨别具风味,令人回味悠长。

一道雄关 万夫难越

夏,刚入初伏,便早是骄阳似火。一大早,垫江日报“穿越千年史,探秘鹤游坪”采访组就跟随当地的文史专家,一路寻访到丛林村,望着静谧的长寿湖,偶尔一艘小船从湖面飘过,白云悠悠嬉戏在山峰之中,更添一丝神秘和神清气爽,让人不禁大呼:“真是一处极佳好地!” 

“这里就是曾经的燃灯寺大卡,不过现在早已看不到以往的迹象了。”向导刘福良和何昭炯,既是我们的向导,又是当地的文史爱好者,在我们启动此次采访前,两位老人早已提前摸排调查了白家境内的寨卡情况。 

诚然,站在遗迹之处,全然不见以往的辉煌,放眼四周,皆是葱葱的林木和生机勃勃的庄稼,一片浓稠的绿,就这样扑面而来。 

从当地的史料记载来看,燃灯寺大卡建于清嘉庆(1796)年间,与景佛寨、燃灯寺毗邻。卡门为无拱平顶,门高3米,内空2米余,长4米,可容十余人。城门前,石板大路宽2米,直至岩下磨心田(湖水淹没),是往茶店通飞龙场的大道。半坡建有一道小卡,战时与大卡守军呼应,成为第一道哨卡。左边与三角石大卡相望,右边同太平寺大卡相邻。 

两位老人介绍,当时,城门背倚景佛山寨,面对东山群峰,两侧溪河深沟,莽莽苍苍,碧翠葱茏,居高俯下,扼守险塞。溪流两岸山势陡峭,有如刀斩斧切。一道雄关,万夫难越。 

曾有传言道,修筑大卡城门之时,正是白莲教义军与清兵混战之日,由分州暑衙统一布局,官府及地方民众出钱出力,历时数年,一座座关隘崛起,聚集民团乡勇把守巡逻。一次次击败进攻,一次次战败失守,鹤游坪上烽火连天,在川东地区近代史上留下了战场遗迹。 

解放初期,卡门所在地属群泽乡白房村辖,后因为黄桷桥树根伸过对岸山梁,因此白房村又更名为河梁村。在六十年代改称活良村,如今并入丛林村。

寨寺紧依 祈福好运

几段残墙断垣,一洞寨门遗址。几多青杠树密,一段祈福往事。 

顶着烈日,一路寻访至景佛寨,环顾四周,山色如黛,青翠悠悠。站在半坡高处,远眺长寿湖,湖光山色尽收眼底。 

景佛寨,因与观佛岩一样别具风味,被人讹称“锦福寨”。此寨紧邻燃灯寺,建寨时间晚于寺庙,又有景仰佛陀之意,故名景佛。 

穿过一片庄稼地,一扇残破的寨门就出现在眼前。除去上方的门梁,寨门的门洞形状仍然清晰可见,从门洞两边,左右向外延伸数米,厚重的城墙石块显得庄严而凝重,寨墙的上方,密密实实地长满了青杠树,郁郁葱葱,笔直挺立。 

据相关记载,在清嘉庆四年(1799),白莲教义军占据了鹤游坪,为了躲避白莲教,当地皮步云、魏蓝氏为首,选择了这处背枕绝壁、两面悬崖的地方聚众修城堡,修建占地方圆两里有余,分内寨外寨两层墙垣,以石头夹土筑成,设东、西、南、北四门。 

“这个寨子里有摊贩,设有街市,十分热闹。”何昭炯介绍,寨内按照场街布局,两边房屋,中间街道,寨内人家房舍相依,比邻而居。随着商铺的增多,逐渐形成了市场,一时间人来人往,热闹空前,该地遂成为鹤游坪南部比较重要的乡场之一。 

据史料记载,在修建寨子之初,大家决定在竣工后,将所有投资建寨者的名字、金额刻在石碑,嵌在寨门上方以求不朽。城堡建成后,寨主及投股者纷纷收拾珍贵财物入住新居,落户营生。然而,镌刻名字一事,已随风而逝,无人提及。 

人生易老,岁月如流。1962年,景佛寨的住户先后移居外塆,留有一家易姓在原宅基上改建成楼房。如今,这里变成了亩亩良田,齐人高的玉米,葱郁的禾苗,象征着曾经的辉煌和繁荣景象,也彰显着如今的五谷丰登,丰衣足食。这里的人们乐享生活,在每一个四季,伴着长寿湖的清风,在地里辛勤耕耘,不停地忙碌着、播种着,也收获了满满的幸福。

燃灯对古佛 道尽万千祈愿 

紧临古寨的不远处,就是燃灯寺了。 

宽阔的公路在绿色的浪潮中蜿蜒而出,路岩下方的长寿湖静静流淌,水清幽碧,湖边的几处农家乐屹立湖畔,与周围环境相得益彰。 

“我们当时修房子,在挖地基时,挖掘机从这地里挖出了一个没有头、只有残缺身子的佛像,不知道怎么处理,到现在那个佛像还躺在那里。”村民张元珍今年70岁,她家就住在离当时寺庙最近的地方。 

在张元珍的带领下,在她家菜地里,我们果真发现了一块块残破不全的石像,虽然身子已经不全,也无法分辨上面的图案和字样,但仍然能清晰辨别是寺庙的佛像。 

在张元珍家猪舍背后的空地上,也躺着大大小小的石块,其中有一块大约有60公分宽,1米长,很是平整,上面也刻有字样,但已经模糊不清,无法识别。 

“这应该是当时寺庙的一块碑,看着这些损坏,真是好可惜。”张元珍与老伴皮华玺在这个地方住了几十年,她也见证了燃灯寺的一段历史。 

张元珍回忆说,燃灯寺当时是一个很大的四合院,平房结构,内设正庙、送子殿等,供有各种菩萨,有木质、镀金等各种材质的。在破四旧的时候,寺庙被彻底摧毁,不复存在,只留下几块残缺的石块。 

“燃灯对古佛,就是燃灯寺的名字由来。”张元珍说,这个寺庙曾经香火旺盛,每天都有不少的村民,从不同的地方来这里祭祀祈福,寺庙里的蜡烛好像从来没有停歇过。 

如今,行走在一片片茂密的玉米地里,看着长势喜人的庄稼,完全想象不到,当初这里的香火四溢、人来人往。

(责任编辑:汤娜)

文章关键词: 燃灯寺张元珍丛林村寺庙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