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手表:沉寂廿载,归来仍要做市场宠儿

2017年08月30日 11:06   垫江日报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工人在山城手表机芯装配线上作业。(受访者供图) 

■企业名片: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前身是成立于1963年的重庆钟表厂,上世纪80年代其旗下山城手表名噪一时,后来重庆钟表厂遭遇破产,山城手表销声匿迹。2013年,我市引入港资成立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承袭此前山城手表的企业名号,创新推出阔别市场近20年的多款山城手表,广受市场好评。 

■曾获荣誉:企业自主研发的“用于面圈表面清洁的洁具”等4项发明专利,以及“具有抗静电结构的塑胶电子手表”等15项实用新型专利,均获国家知识产权局认证。 

■品牌感悟:全新的山城手表,结合了瑞士制表精湛工艺和几代钟表人的拳拳匠心,是一场脱胎换骨的蜕变重生。 

重庆日报记者 夏元

随着剪彩嘉宾麻利地剪断彩绸,今年7月,山城手表的第12家直营门店,在南坪百联上海城商场正式开业。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与今夏艳阳一样火热的,正是这股在主城各商圈的山城手表直营门店开张潮。 

“山城手表,家喻户晓”……30多年前,当听到这句广告词在黑白电视机里响起,重庆人心中都会泛起一股自豪感;30多年后,当国内外各款知名手表“攻占”商场橱窗柜台,曾经沉寂而后复出的山城手表,正与它们并排而立,捍卫着民族品牌的骄傲。 

前世:名噪一时奈何盛极而衰 

重庆钟表公司前副总经理黄仁礼家中,保留着一封四川雅安煤矿工人万洪林,在1982年11月寄来的一封信。万洪林当时写了两封内容相同的信,分别寄往四川日报和重庆钟表公司,讲述“一只手表的传奇”。 

原来,1982年4月,万洪林为妻子买了一块山城手表。不料妻子插秧时将手表遗失水田中,几经找寻未见踪影。半年后,万洪林在犁田时意外将手表找到。“没想到,洗去泥浆后手表竟然完好无损,上足发条后秒针走动也正常!”在信中,万洪林如是写到。 

1963年建厂的重庆钟表厂,最早生产闹钟。1970年,重庆钟表厂造出第一批6只山城手表,一度轰动全城。 

1979年,我市在重庆钟表厂进行扩大企业自主权等多项试点改革。次年,在重庆钟表厂基础上组建的重庆钟表工业公司,是当时本地最早的公司制企业之一。 

随即,重庆钟表工业公司跨地区联合贵阳、成都等8家同行业工厂,形成西南钟表生产联合体。当年,山城手表产量猛增至50万只,实现利润2260万元。那时的钟表厂,职工平均每月收入一两百元,最高的达千元,而当时社会平均工资才四五十元。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山城手表进入鼎盛期,跻身国内三大手表品牌之一。不少老重庆人都说,当时谈恋爱的男孩要是能弄到一块山城手表,可以在女孩面前挣足面子! 

然而,从1988年起,盛极而衰的重庆钟表工业公司首次出现亏损,随后一发不可收拾。到1997年生产线全面停产时,公司负债率高达227%,走向破产末路。此后,山城手表在市场上逐渐沉寂、归于无声。 

今生:借力港资复出完成自主研发 

山城手表消失了,但重庆钟表产业并没有“停摆”。 

2012年,我市出台《消费品工业三年振兴规划》,提出发展消费品工业一揽子计划,其中钟表产业作为轻工业重要组成,拟通过引进龙头钟表生产企业入渝,重拾重庆“钟表梦”的构想被提上日程。 

经过多轮接洽,2013年4月,香港精密钟表厂有限公司入渝投资,并承袭以前重庆钟表工业公司企业名号,注册成立“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作为“重出江湖”的山城手表生产制造商。 

随后,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独立设计制作完成的三款山城手表正式亮相,引发本地消费市场上浓浓的怀旧购买热潮。尤其是在解放碑商圈举行的2014中国·重庆香港钟表展示会上,重出江湖的山城牌手表深受不少“老重庆”青睐,在为期10天的展销中,山城手表共售出700多只,金额150多万元。 

“在山城手表还未推出成品甚至连设计图纸都没出来时,我们就已接到订单。随后在多次展会上,山城手表均得到市场肯定,这给了我们很大信心。”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董事长黎衍桥表示,公司全员上下的责任,就是要让山城手表再度家喻户晓,让它“走得更准”、“设计更美”。 

黎衍桥说,中国与瑞士同为钟表大国,然而前者每块手表出口均价仅4美元,后者出口均价却高达803美元。造成两者如此悬殊差异的,除了众所周知瑞士钟表业技术先进、工艺精湛外,其秘诀是瑞士钟表业实现了机芯独立研发,这个号称手表“心脏”的零部件,正是手表制造乃至销售的核心竞争力。 

瑞士钟表业精细化生产工艺,成为山城手表制造奋起直追的目标。经过数年技术攻关,2015年9月,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成功研发的首款高端机械手表机芯PT5000问世,并装配到多款山城手表上。 

这块机芯由130多个零部件组成,总厚度仅4.6毫米,直径25.6毫米,与一元硬币大小相近。当上足发条后,机芯可延续走时38小时,与瑞士原装机芯功能一致。至此,山城手表的制造工艺达到国际领先水准。 

未来:不止“卖情怀”更要“卖创新卖时尚” 

自山城手表“重出江湖”3年多以来,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实现了研发自主化、销售自营化,其独立研发的生产工艺流水线,以及铺设的电商、直营店、经销商的多渠道销售网络,让山城手表在重庆及周边地区钟表市场上所占份额逐年递增。 

“山城手表不止要‘卖情怀’,更要‘卖创新’、‘卖时尚”。”黎衍桥说,市场固有的怀旧情怀消费,能为复出的老品牌、老字号带来短期收益,但作为一个品牌,要持续引领市场潮流,最为倚重的仍是与时俱进的设计和高性价比的产品。 

当前,随着手机、智能手环等使用越发普及,仅仅作为显示时间功能的手表早已不是生活必需品,而中、高端手表更像是工艺品乃至奢侈品。对此,山城手表也在产品设计和功能拓展等方面,针对市场需求,进行开发。 

去年10月,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1000万只智能手表生产线在垫江县投产,同步建设的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瑞士高端机械机芯厂房、9000平方米生产研发大楼等,也将在年内投用。 

“随着这些配套设施不断完善,山城蓝牙智能手表很快将与消费者见面。”黎衍桥介绍,山城蓝牙智能手表具备微信、短信、电话、计步、睡眠测试等多项智能功能,公司还将斥资投入研发,让智能手表能够准确实测佩戴者的心跳、心率、血压、血脂等。 

他表示,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将立足钟表制造,在电子消费品、精密加工艺术和品牌建设三个领域进行开拓。其生产的机械手表和智能手表,将全面进入大健康、即时通讯和智能终端等领域,其最终目标是:让山城手表成为时尚消费领域的“新宠儿”。 

记者手记>>>>>>>>>>>>>>>>>>> 

唯有创新让品牌常青 

在“老重庆”记忆里,留存着一些关于本土老品牌的回忆,虽然它们在不进则退的市场竞争法则中,有的已经烟消云散。 

金鹊电视、三峡电器、明月皮鞋……在这份“消失”的本地老字号品牌名单里,山城手表曾是其中一员。幸运的是,当其他品牌早已湮没、或苟延残喘时,山城手表得到了重生的机会。 

重生的老品牌如何在市场中迅速焕发生机活力?公认的做法是打“怀旧牌”——人们总是会对经典品牌心生敬意、寄予怀旧情愫,这种怀旧式消费已然成为一种经济现象。 

但是“怀旧牌”不能滥打。固然,怀旧消费可以为复出的老品牌带来短期收益,但一种产品要持续引领风潮,最为倚靠的仍是高性价比。 

复出的老品牌要打好、打活“怀旧牌”,一要商家在产品的设计生产中,展现出老品牌原有的“精气神”;二要商家明白延续品牌生命力的关键在于创新,尤其是营销理念的创新。 

老品牌如何做好营销这门“功课”,是考验企业应对转型升级的“必修课”。当前仅作为报时功能的手表,已不再是生活必需品,要重新占领市场,就必须创新发掘手表的附加值。 

笔者认为,在保证产品质量达标、外型风格符合潮流的前提下,山城手表需要完善的,是关于老品牌的升级再造,通过分析市场流行趋势,让产品定位与主流消费者需求产生共鸣,才能让品牌保持常青。

(责任编辑:汤娜)

文章关键词: 手表山城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