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十九大·文脉颂中华】垫江高安唢呐:唢呐声声总关情

2017年08月17日 11:38   垫江日报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img_310_717_292_194

img_550_717_289_194

图一:龙荣华正在教徒弟。

图二:吹奏唢呐。

本报记者 代莉 实习生 封科先 

“不好意思,我临时接到电话,赶去为邻村一位刚过世的老人吹奏送葬,让你们久等了!”7月25日上午10点30分,在高安镇场镇龙荣华家里已等待近2个小时的记者,终于见到了他。龙荣华告诉记者,他是高安唢呐的第四代传承人,因为现在会这种传统乐器的人已经不多了,所以周边村社谁家有个红白喜事,经常会叫上他,当天本来还有一处吹奏要去,因为约了此次采访就推掉了。

唢呐是百姓情感渲泄最好的载体

旧时,婚丧嫁娶都离不开唢呐。在垫江,常把唢呐配以钹、锣、鼓一起演奏,又称之为“吹打”。这种传统演奏可坐可行,举动轻便灵活,不受时间、场地等限制,演奏分路行、坐吹两种。

高安唢呐在垫江境内历史悠久,因其演奏效果比传统唢呐更加柔美一些,广为群众喜爱。不仅在逢年过节的演戏及玩龙灯中吹奏,而且平常百姓办红白喜事、做新房、祝寿、送子参军都要请唢呐烘托气氛,乡镇单位举办集体婚礼、搞庆典活动和物资交流也要请唢呐。

“以前镇上办红白喜事都会请我们去吹唢呐,可以说,喜也唢呐,悲也唢呐!生也唢呐,死也唢呐!”龙荣华告诉记者,吹奏唢呐是平民百姓生活、生命之中,情感渲泄最好的载体。

据了解,高安唢呐主要分布在我县高安、长龙、杠家、永安、高峰一带,位于我县中东部地区,与我县其他地方的唢呐有一定的差异。高安唢呐源远流长,其传承方式多以家族承传和师传,现已传承到第九代。

“我9岁开始接触唢呐,那时我正在上小学三年级,经常听见比我高一个年级的一位学长吹唢呐,渐渐地,我也对此产生了浓厚兴趣。”龙荣华笑着告诉记者,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时常跟着这位学长一起上下学,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学长便将唢呐交给他试着吹。时间长了,他在学长的点拨下,也能简单吹上一段。

龙荣华吹奏的声音时常在乡间小道上响起,这引起了住在附近的高安唢呐第四代传承人刘国明的关注,龙荣华说,“一次放学,我和往常一样拿着学长的唢呐正在吹奏,刘国明拦住了我的去路,并夸我吹得好,问我是否愿意跟着他学习。”

“我当时很兴奋,马上就点头答应了。”龙荣华说,就这样,10岁那年,他便拜刘国明为师,学习唢呐技艺。

“师父最开始教我的是引子和牌子,师父所学的高安唢呐是家族传承,代代相传,当时也没有乐谱、没有文字,全都是凭耳传口授流传下来的。”龙荣华学着师父的传授法,为记者简单哼了几句“啷哩个啷啷啷哩噹噹噹啷啷啷噹……”

唢呐客的调子从来都是师父“肉口传”,但龙荣华心里想,“啷噹调”虽然自古以来没谱子,那自己能不能把调子记下译成简谱呢?

11岁时,龙荣华正在上五年级,那时学校也开设了音乐课,龙荣华就找到音乐老师学谱曲。

学会谱曲后,龙荣华就把唢呐的孔,像长萧一样以孔子定好子音,然后再请来师父唸“啷噹调”的引子和调门。很快,龙荣华就把“啷噹调”译成了简谱。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龙荣华经过挖掘、整理、记存唢呐曲目、曲牌《闹莲花》《赶板头子》《发引子》《四平头》《小开门》等数十首。

高安唢呐制作工艺独具特色

“有了简谱,我学起来更快更好。那时农村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刚收完谷子的时候结婚,11岁那年暑假期间,我就跟着师父出去表演。”龙荣华说,当上“唢呐客”后,他的唢呐梦被彻底点燃了,他要将唢呐艺术很好地传承下去。

龙荣华看着手上的唢呐回想起以前的场景,“以前的唢呐吹不了多久就坏了,而且当时做这种唢呐的人很少,有时候看到唢呐都裂口了艺人们都还在用。”

“传统唢呐的音阶是8个眼,而高安唢呐只有6个眼,“叫口”制作与“盘子”制作也有一定区别。龙荣华说,“想要吹出好的曲子,首先得有好的唢呐,于是我就有了自己动手制作唢呐的想法,逐步开始专研唢呐的制作工艺。”

高安唢呐上端装有称作“尖子”的哨口,俗称“叫口”,管身木制成圆椎形被称作“杆子”,下端套着一个铜制或者铁制称作“盘子”的喇叭口。

龙荣华告诉记者,吹唢呐时要使用叫口,制作叫口要先选择老嫩适中的麦草,晾干所选的麦草,再把晾干的麦草用蒸笼蒸20分钟,使其不易发裂,然后晒干已经蒸好的麦草,最后挑选大小适中的麦草,一般老要留长,嫩要留短。

接下来制作杆子。最初,龙荣华找来一根好吹的唢呐,他将两者进行仔细比较,然后用纸和笔计量好转头的尺寸,并将它做成相关模型。

“最开始我用的桐子树来制作,但比较弯曲,效果不好。所以我就选择了杉木,杉木不易发裂、弯曲,而且轻巧。再阴干,时间需要两年。”龙荣华说道。

准备好了材料,龙荣华就按照规格和尺寸自己动手制作起唢呐。他说,唢呐的下料,一般28-30厘米。形状为圆锥形,上小下大,上面口径外径2厘米,内径0.8厘米;下面口径外径3厘米,内径2厘米。

“接下来用特制的铁钻头生钻,钻穿内杆。”龙荣华告诉记者,他的铁钻头是找人定做的,铁匠先打好形状,自己再把铁钻头在磨刀石上面磨上几天,四面都磨平后再钻穿内杆。内杆钻穿后就要钻眼,先是把铁钻头烧红,再按照音阶距离在杆子上钻上6个孔。

最后制作盘子,有时也会请铁匠定制,但更多时候龙荣华会选择自己制作。其形状为圆锥形,上小下大,上部接杆子下部口径为3厘米,下部口径为9-10厘米,上下长度为15厘米。

经龙荣华精心制作,一根精致独特的唢呐就完成了。龙荣华拿着自己的唢呐吹奏,唢呐发出高亢明亮的乐音,这个做工精细的唢呐赢得了同行的称赞。

有了制作的经验后,在随后几十年时间里,龙荣华做出了一系列特别的唢呐。从口径小到十几公分的微型唢呐,到口径达到几十公分的巨型唢呐,龙荣华都能做出这些乐感极强的各型唢呐。这其中还有一种特别的唢呐,它实现了双管唢呐合体的创举,满足了一个人吹奏多只唢呐的要求。龙荣华说,这些唢呐都是他多年努力的结晶,凝结了他多年的感情。

1997年,龙荣华带着他的唢呐参加了世界旅游节,第二年参加了中国电影金鸡百花奖颁奖晚会。此后,龙荣华还被评为中国民间艺术家,他的事迹被收录进《中国民间艺术家》一书。2014年底,龙荣华还成为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吹打乐高安唢呐传承人。

唢呐逐步从实用性向表演性转变

150多年来,经几代人的传承和创新,高安唢呐已经形成了许多独具特色的演奏风格,内容和形式都十分丰富。无论是曲调还是技巧,都具有极高的观赏性和艺术性。或欢快,或凝重,或谐趣,具有鲜明的地域特点和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龙荣华现场为记者吹奏了一小会儿,唢呐的声音浑厚圆润,丰满华丽,细腻绵长,富于韵味,同时又婉转明快,激情洒脱,刚柔交融,富有节奏感。其演奏风格粗犷豪放,呈万马奔腾之气势,刚劲有力。现场围观的群众无不拍手叫好。

吹奏完,龙荣华向记者介绍,高安唢呐的内容丰富多彩,大致分为红事和白事两大类。表演期间配有锣、鼓、钹等乐器,在迎送客人、祭祀时场面较大,气势恢宏。

“唢呐演奏同演戏一样,有主角、有配角,每个曲牌都有每个曲牌的主乐。而且曲牌不同,主乐不同,演奏的气氛也不同,由于曲牌的主乐不同,旋律各异,所以有些曲牌只适用婚寿喜庆,有些曲牌只适于丧葬。”龙荣华告诉记者,高安唢呐音色高亢、明亮、抑扬顿挫,具有极强的感染力,无论用于表现自然事物或者人类的喜怒哀乐,都有其独到之处。

唢呐的演奏技巧有连奏、单吐、双吐、三吐、弹音、花舌、箫音、滑音、颤音、叠音和垫音等,还可模仿飞禽鸣叫声。

八十年代,龙荣华还学会了循环换气法,用鼻子呼气,嘴巴来吹,中间可以一直不断气。

不仅如此,龙荣华更是在高安唢呐原有演奏基础上形成了二人交换吹、鼻嘴两支同时吹、一人吹四支、长管吹唢呐等演奏绝技。

“用长管吹唢呐时,管子越长越费气,就像自来水一样,管子越长,需要的气息就越多。”龙荣华说,他现在用的长管有15米长,不过还可以长到20米。 

因高安唢呐的音阶只有6个眼,所以与传统唢呐相起来,演奏效果更加柔美。

据了解,高安唢呐有传统曲牌数十种,曲调多高亢、节奏明快。反映了劳动人民对幸福生活的热爱、向往和追求,是人类智慧与文明的结晶。

高安唢呐之所以流传久远,是因为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和顽强的生命力,在垫江家喻户晓,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一种民间吹打乐。

“不过现在农村吹这个的也少了,大家办红白喜事都是请乐队来表演,我们这个音阶是6个眼的与其它乐器配合起来没有8个眼的标准,效果没有那个好。”龙荣华告诉记者,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新兴的西洋乐器洋号的进入,使得唢呐逐步从实用性向表演性转变。

龙荣华还说,现在学习唢呐的人也越来越少,学好唢呐后挣钱也很少,从业人员越来越少,使得高安唢呐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他很担心高安唢呐会失传。

在民间文化艺术宝库中,高安唢呐穿越百年风雨,散发出独有的魅力和光彩,并在劳动中创造,流传下来。无论是曲调还是技巧,都具有极高的观赏性和艺术性。这对研究我国民族文化和地方民族文化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和宝贵的艺术价值。

采访结束时,龙荣华意味深长地告诉记者,他不想唢呐就这样失传了,他希望能够组织现在乐队里面的年轻人来学习高安唢呐,把这一民间艺术瑰宝传承下去。

本版图片由县文化馆提供 

(责任编辑:汤娜)

文章关键词: 唢呐龙荣华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