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率先打破平均分配(图)

2018年10月08日 10:35   人民网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1978年9月19日,邓小平在开滦的建筑工地上。当天邓小平视察了开滦煤矿,肯定了工资加奖金的分配模式。

  开栏语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抉择,确定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与改革开放的基调,如春风般吹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的征程……其间,中共中央历届领导集体以“敢为天下先”的责任意识和担当意识,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以超乎想象的勇气和速度奋勇前行,使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民在各行各业奋发图强、披荆斩棘、开拓创新。

革故鼎新四十年,泱泱华夏展新篇。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我们特开辟专栏,回望纪念那些“第一个敢吃螃蟹”、敢闯敢干勇立改革开放潮头搏击风浪的人与事。抚今追昔,初心不改,让曾经开启改革的巨大力量,再次为全面深化改革赋能。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的1978年5月,国务院发出《关于实行奖励和计件工资制的通知》,正式恢复了已经停止实行十多年之久的奖励制度和计件工资制度,并通过试点逐步扩大。随后,国务院及其所属综合部门重新发布或修订了发明奖励条例、技术改进奖励条例、国家优质产品奖励条例。奖励和计件工资制的恢复、实行,拉开了我国分配制度改革的序幕。但在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环境条件下,每迈出一小步都那么步履维艰,阻力重重。正是在这些关键时刻,邓小平及时给予关注甚至作出有理有据的拍板,从而使工资和奖金等分配制度改革进一步有序、健康、有效地推动下去。

  时代背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最初几年,党政干部和解放军官兵实行供给制,到1955年才普遍改为工资制,学习苏联的办法,在工人中实行八级工资制和计件工资制,在国家干部中实行各种级差的工资制度。

“文化大革命”后期,“四人帮”把按劳分配、八级工资制、商品制度都说成是“产生资本主义的土壤和条件”,借此来推行“大锅饭”、平均主义,使劳动人民的生产积极性遭到极其严重的打击,影响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发挥。

邓小平在1975年8月18日《关于发展工业的几点意见》中就批评当时劳动报酬制度中的平均主义倾向,说:“坚持按劳分配原则。这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始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大家都要动脑筋想一想。所谓物质鼓励,过去并不多。人的贡献不同,在待遇上是否应当有差别?同样是工人,但有的技术水平比别人高,要不要提高他的级别、待遇?技术人员的待遇是否也要提高?如果不管贡献大小、技术高低、能力强弱、劳动轻重,工资都是四五十块钱,表面上看似乎大家是平等的,但实际上是不符合按劳分配原则的,这怎么能调动人们的积极性?”

  只干不说

开滦煤矿是一座中外著名的百年老矿。早在1970年,开滦煤矿井下工人董泽民,拿着第一个月工资75.4元,心里乐开了花。其父非常惊讶:做了一二十年井上工,月薪比儿子少了20多元。董泽民清楚,当初选择下井就是因为“挣钱多”,这就叫“按劳分配”,但在当时没人敢明说。

当时正批判“奖金挂帅”“物质刺激”,否定奖励机制和工资差别,按劳分配更没有名分。受“文革”的影响,开滦煤矿一度实行月工资制,工人特别是老工人表示不满。开滦煤矿出现上班不上班一个样,旷工不少得,上班画道儿,开支点票儿。

为了出煤,矿务局党委书记肖寒恢复日工资制,多劳者可以多领钱,出勤率立马提了上来。肖寒决定,实行计时工资加奖励。对坚持下井作出成绩的先进集体和个人,每一年或半年给一次政治荣誉奖(一张奖状和一个搪瓷缸);对完成生产计划、生产指标、工程规格质量符合要求、没有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达到规定出勤工数的,每月多发一定的钱。标准是,井下工人高于井上工人,主要工种高于辅助工种,重体力劳动高于轻体力劳动,工人高于干部。为了不留把柄,这部分多发的钱不叫奖金,工资单上也没有名字,至今不少老工人只记得领过这些钱,但都不知道当时叫什么。

刚推行计时工资加奖励时,工人中争论很大。有的说,咱们嘴上批判的和自己搞的,完全是两码事。有人说,奖励取消又恢复,不是倒退了?1974年前后,姚文元撰文称,按劳分配产生资产阶级。随后,按劳分配被指是搞“奖金挂帅”“物质刺激”,是扩大资产阶级法权、复辟、回潮。

全国形势如此,开滦煤矿党委必须组织工人批判按劳分配。一切只能只干不说,但那层窗户纸差点被捅破。当时一名地委政工书记要到开滦煤矿蹲点,打算组织工人搞批判试点。肖寒一听到消息就非常担心,他找到唐山市委书记死磨硬缠,说唐山市委统一领导开滦煤矿已经非常好,开滦地委就不要派人蹲点了。最后,市委把政工书记挡了回去。

还有一次,计时工资加奖励差点被树成典型。由于开滦煤矿产量年年创新高,中央派来调查组调研,结论说开滦煤矿是个生产典型。当报告送达上级时,“四人帮”极力阻挠,开滦煤矿经验一直没有面世。

  邓小平发问

粉碎“四人帮”后,一些人仍对开滦煤矿的做法有非议。在这关键时刻,开滦煤矿按劳分配的制度得到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的肯定。

1977年10月29日,人民大会堂,中共中央政治局听取煤炭部工作汇报。汇报者说,开滦煤矿“四五”计划最后一年──1975年生产原煤2563万吨,矿井提升能力翻番,5年间累计多产煤炭2000多万吨,平均每年400万吨,相当于年增加两座年产200万吨的大型煤矿,全员效率1.673吨/工,效率高于全国平均效率一倍。

“为什么这么好?”一个声音发问。

李先念等插话:“开滦工资井上井下不一样,井下工资也不一样。他们最早恢复工程师责任制,坚持各项生产安全规章制度。”

发问者总结说:“大庆经验要学,开滦经验也要学。开滦生产翻番、效率比全国高一倍,肯定是好经验。开滦经验要总结,包括按劳分配,包括岗位责任制。”

30多年过去,当时的汇报者、时任煤炭部部长的肖寒仍能清楚地记得这段谈话,而那个发问者就是邓小平。

  拍板发奖金

1977年到1978年,《人民日报》涉及按劳分配的文章不下13篇。虽然按劳分配变得理直气壮,但奖金的名分始终未得到明确恢复。1978年3月12日,《人民日报》发表《开滦煤矿实行按劳分配政策获得良好效果》,肯定了开滦煤矿的按劳分配方式,在全国煤炭系统推广按劳分配制度没有了阻力。

开滦煤矿坚持按劳分配,但从来没敢明确提出恢复奖金,因为大多数人反对“奖金挂帅”。有一次,针对奖励劳模的奖品只是搪瓷杯的做法,在河北省常委会上,肖寒本想明确提出奖金一事。话还未出口,一些省领导马上问:“那得多少搪瓷杯?这样合适吗?”一看架势不对,肖寒也就不提奖金一事了。

机会还是来了。1978年9月19日,邓小平视察开滦煤矿,肖寒陪同。

“煤炭价格太低,工人工资低,福利差,不如电力等系统职工。此外,井下工人劳动强度大,艰苦危险,夜班工人一年四季不见太阳,现在没有奖金,可否发点奖金?井下班长实行岗位津贴?”肖寒试探着问。

“可以。”邓小平当即拍板。

“奖金是否马上可以发?”

得到肯定答复后,肖寒迫不及待地给康世恩副总理打电话请示。

“小平同志同意了,当然可以发。”康世恩说。 1979年1月,全国煤炭工作会议,经国务院批准,平均每吨煤提价5元,井下班长岗位津贴,增加采煤工人井下津贴。4月起,井下班长岗位津贴等在全国煤矿系统执行,按劳分配中的奖金终于名正言顺。

不仅如此,在此后的考察中,当邓小平听到开滦煤矿党委书记赵成彬说到取消附加工资,有的老工人收入有所降低时,邓小平关切地说:“对老工人降低收入,首先是不对的,附加工资不能取消,不能减少老工人的收入,就按万里的办法办(不取消附加工资,奖金照发)。按掌握技术情况,该评几级是几级,老工人可能因文化水平低掌握新技术可能受限制。这样,新工人可能提的快,但矛盾也出来了,现在技术跟过去不一样了,用手、眼少了,好多都是靠仪表操作,技术要求高,机械化、自动化,用人少了。因此要进行技术训练,宁肯把三班生产改为四班生产,每班拿出两小时技术进修、训练,对他们不减工资。老工人不是按年龄计算,是按工龄计算,40来岁的,20年工龄的人,这还不是老工人吗?有的工人年纪很大了,看仪表盯不了啦。现在普遍出现知识不够的问题,将来对几级工的要求都会变化的,用手工操作算八级工,有机器操作就不行了,今后逐步要按掌握新技术来考核的。可能年轻人成为技术高的工人,有的老工人掌握新技术不行了,掌握现代技术,不能看他们工作轻松,可是责任大,不能出事故啊。新技术和老技术考核也不一样了,但有个原则,无论如何不能降低老工人的工资收入。”

(责任编辑:李菡萏)

文章关键词: 邓小平分配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