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重庆基层水利实干家】冬日泥浆一泡就是9个小时 他成为垫江县供水管道维修的“第一把刀”

2018年05月11日 10:20   华龙网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重庆市垫江县自来水有限公司管道维修组组长唐必胜。记者 石涛 摄

个人感言:供水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既然我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尽力把它干好。

华龙网5月11日6时讯(记者 张勇/文石涛/图 罗杰/视频)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奋斗是辛苦的。为了保障居民饮水,他曾跳入冬天冰浸的泥浆之中抢修管道,脏得只剩两个眼珠子干净,活活地像一条“泥鳅”;他也曾身先士卒,进入冬天喷薄而出的水柱之中更换消防栓阀门,一站就是一个小时,连附近的居民都担心感冒,最后给他端来一碗姜汤……

他叫唐必胜,今年47岁,重庆市垫江县自来水有限公司管道维修组组长。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管道维修工,唐必胜的足迹踏遍了垫江的千家万户,更换了数以万计的管道接头。从事管道维修32年以来,唐必胜遭人感谢过,遭人误解过,也曾经在冬季让水浇透、一天都没有换下衣服过。但不管怎么样,他都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奉献、默默奋斗,成为了垫江县供水管道维修的“第一把刀”。

垫江县,唐必胜在一处自来水管道施工现场,操作专用车辆吊运大型水管。记者 石涛 摄

哪里需要上哪里 管道维修工开起了随车吊

4月的重庆阳光明媚,提前让人感受到了夏天的热情。上午8点,当其他人都还在上班路上的时候,垫江县郊区一处主干道,唐必胜已经与他的工友们开始忙碌了。

作为管道维修工,唐必胜是垫江县自来水有限公司的一名多面手。年近50的他,是公司去年唯一派往贵州学成归来的随车吊驾驶员。虽然,上午八九点钟的太阳谈不上毒辣。但是,由于遮阳伞会遮挡物品吊移的视线,操作台上没有遮阳伞,戴着安全帽的唐必胜一直坐在操作台上顶着晒,仅两个小时左右,他就大汗淋漓,湿透了整个衣裳。

“水管两头都钩稳当了吗?我要开始起吊了哦!”唐必胜右手固定操作杆,左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操作机器,将一根400毫米管径、6米多长的球墨管稳稳吊起,用了3分钟左右时间将它送到了操作井之中。

虽然,吊移球墨管需要的时间不多。但是,要在操作井里面把一根根球墨管接起来,工人们耗费的时间并不短。从上午8点上班,到下午6点下班,一群工人最多也就能够安装30根,向前推进180米。

仔细算下来,每隔10多分钟,唐必胜就要吊移一根球墨管。因为从随车吊上面下来躲太阳,这一下一上更加折磨人。所以,唐必胜坐在操作台上一直顶着晒。上午10点多的时候,他的衣服会湿透一次。中午在工地简单用餐,他的衣服又会变干。工作到下午一点,他的衣服再次会湿透。从那以后,一直到下午六点,他的衣服全都处于汗水浸泡状态。

“没得办法,这个升级改造工程牵涉到黄沙镇4万多人的饮水问题,原本三个月工期就紧,现在又要提前一个月,所以我只能坐在操作台上一直坚持到下午六点。哪个叫我是公司里头唯一有随车吊驾驶证的人。”唐必胜一边操作随车吊,一边稍显得意地告诉记者,去年夏天,自来水公司征集员工到贵州参加随车吊驾驶证的培训。按照规定,只有大车执照的人才能报名。最后,大家望过来望过去,只有年近5旬的唐必胜有资格。就这样,通过培训之后,随车吊成了唐必胜的专车。

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哪里有需要就上哪里。垫江县自来水有限公司的员工们都说,这就是唐必胜的性格。虽然,工作当中难免被人误解。但是,唐必胜都以螺丝钉一样的精神挺了过来。

垫江县,唐必胜正和同事们一起在现场抢修被压坏的水管。记者 石涛 摄

冬日泥浆一泡就是9个小时 居民抱怨也激怒不了他的好脾气

2004年,垫江县实施旧城管网改造。由于旧城管道运行时间较长、管道材质较乱、使用寿命将至、管道口径较小,加上用户的用水需求量增加,管线堵塞、漏损现象相当严重。此外,管线上地面构筑物较多,其他管线纵横交错,开挖难度大。

然而,面对诸多困难,唐必胜并没有被吓倒,而是和公司全体管道工一起,昼夜奋战在管网改造的工作中。

“那个地下水位高,含沙量大,容易出水,还容易塌方,而地下管道作业的深度均在1到2米之间。”为了早日完成工程,唐必胜和其他同事一起跳入水中,带水作业,一干就是一整天。

夏天还好说,但在入冬和早春时节,冰水刺骨,站在水中的滋味可想而知。

一次,城区一处深埋地下2米的主管道爆裂,自来水很快将干燥的土壤变成了稀泥。由于涉及两万多人的供水,唐必胜带着七八个工人赶到现场后,没有犹豫,率先跳入了泥浆之中,一站就是9个小时,直到凌晨1点多修好管道。从作业坑里面出来时,唐必胜的从头到脚全都是稀泥,只有两个眼睛干净,活脱脱像一条泥鳅。

垫江县,地下一处供水管道被路过施工货车压坏了,唐必胜正和同事们一起在现场抢修。记者 石涛 摄

而更多的时候,唐必胜总是在工作,又总是被人误解。

2016年8月的一天,大家都下班了,唐必胜还在办公室查看当天的维修完成情况。这时,一位76岁的老伯打来电话质问:“你们快点来,你们必须要赔偿!因为是你们自来水公司的问题,我家里才漏水,把楼下那户的家具都泡烂了”。

唐必胜虽然满是疑问,但还是沉心静气让老爷子说清楚。

老伯气冲冲地告诉唐必胜,自己家里漏水,泡烂了楼下邻居的家具,于是找了一名行业知名的水电安装工进行检查,并对厨房、阳台等进行了大面积的开挖。结果水电工认定,是室内的给水管道出了问题,必须要重新安装。老伯很不甘心,毕竟新房才装修一年不到,必须要求自来水公司赔偿。

听完老伯的介绍,唐必胜立即判断出,是家装公司的水电工的检查方法出了问题。

没想到,老伯连连摇头,表示不信,说“别个号称是从事多年的查漏专家,保证检查方法没问题,肯定是你们自来水公司给水的问题。”

事实胜于雄辩。唐必胜只有配好维修工具、测压设备,前往老伯家里重新进行测试。果然,给水管并不漏水。唐必胜进一步检查,最终发现是厨柜下水管的一个PVC三通漏水。

“那个PVC三通在连接水管的时候,本来是应该用胶水粘住接头的。结果,那个安装工没有使用胶水,而是对待普通接头一样,直接将PVC三通与水管连接在了一起,随后用瓷砖封包。最终,接头漏水,水经过地漏流到了楼下邻居家。”找到原因后,唐必胜免费帮助老伯更换部分零件,很快解决了问题。

老伯从愤怒转为感激,从此逢人就夸“自来水公司的唐老师,技术真是没得说!”

去年冬天,垫江县档案局附近的一个消防栓遭汽车撞爆,顿时水流如柱喷射出来。由于消防栓与自来水主管道相连,眼看就是晚饭时间,附近居民既担心一直停水,又害怕“水漫金山”,于是急匆匆地拨打了自来水公司的维修电话。

虽然,唐必胜接到电话,第一时间带着工具从附近一处维修现场往档案局赶。但是,就在路上的时候,居民们的一个个电话又催了起来。

“喂,自来水公司吗?你们啷个还不来,我们晚上煮饭都没得水了!”

“喂,自来水啷个停了哦?我今天结婚,正在办宴席!”

……

一年至少几十次遇到这样的催促,唐必胜早已习惯了耐心地解释。他向居民们保证,一定第一时间把消防栓修好,把自来水接通。

来到现场,唐必胜看到,好家伙,消防栓向天空喷出一股小碗粗的水柱,又从天空如同蘑菇伞一样流了下来,“蔚为壮观”!

由于阀门与消防栓离得很近,加上来得匆忙,没有携带雨衣,唐必胜只能硬着头皮冲进水柱里面关闭阀门。

“关那个阀门用了10多分钟,我就淋了10分钟的水。那个水冰浸,到阀门关闭的时候,我浑身都在打冷颤。”唐必胜全身湿透,坚持在原地花了1个多小时修好了消防栓。

一位老太看到这种情况,回家赶紧熬了一碗姜汤端来让唐必胜喝下,连连说“你们最辛苦了”。

垫江县,唐必胜正在维修居民家里的供水设施。记者 石涛 摄

勤学苦研 成为公司管道维修“第一把刀”

生于1971年的唐必胜,从事管道维修工作已经32年。1985年,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还只是一名管道安装学徒工。

为了钻研业务,熟悉情况,他时常利用维修的空闲时间,奔波于供水区域的每一个角落,仔细查阅公司的管网资料,进行对照,全面掌握供水区域内管网分布及走向、管网中的每一个阀门、井室均熟记于心。

在平时的工作中,唐必胜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他经常带着问题去学习,提高自己的技能。

今年,垫江县一个新建小区二次供水设备出现了看似不可思议的故障:某栋楼中的第19、22、23、24、25楼供水压力正常,但是20、21楼的供水压力很低。

“同样一个单元,为什么供水压力会不一样?难道是20、21楼的管道在安装时出了问题?”带着疑问,唐必胜首先进行入户检查,一个开关一个开关、一个阀门一个阀门地检查,然后检查主管,都没有发现问题。

百思不得其解,唐必胜又找到了生技科、物资供应科的相关同事一起研究该安装工程的图纸及设计方案,并认真学习ABB变频控制器的工作原理,理清二次供水设备的每一个细节。

在理清所有思路后,他返回小区现场,重新按市政管网、二次供水设备、配水管、上水管、用户的入户逐一进行排查,同时以中压、高压分开进行测试。

最终,唐必胜通过压力差异找到了症结所在。原来,因为高、中压管道联接出错,导致了串联,使得二次供水设备的压力设定不合理。问题找出来后,唐必胜马上进行整改,从根本上解决了20、21楼用户的用水压力不正常问题。

从事管道维修32年来,唐必胜以娴熟的技术、热情的服务态度,赢得了不知多少用户的赞誉,被亲切地称为垫江县供水管道维修“第一把刀”,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行业能手、岗位标兵。

也正是因为从事管道维修时间太长,唐必胜的四肢关节每每到了下雨前夕就会隐隐作痛。为此,他在办公室专门准备了一个烤火炉,隐隐作痛时就烤一烤。

虽然,有人觉得他这么拼不值。但是,唐必胜总是笑着说:“供水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既然我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尽力把它干好。”

(责任编辑:黄龙)

文章关键词: 垫江县实干家泥浆重庆供水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