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贞不渝无私奉献

——渣滓洞脱险志士之二肖中鼎

2018年05月03日 11:59   垫江日报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他曾是国民政府万县地区的保安司令,却成为地下党员,积极掩护配合党的工作;他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却依然坚持统战工作,准备武装斗争;他被囚禁在渣滓洞监狱,却当上小卖部营业员,为难友联络通信;他在重庆“11·27”大屠杀中有幸脱险,却桑梓情深,返回家乡投身建设。他的一生跌宕起伏,而信念始终不曾动摇。他,就是从垫江走出的共产党员——肖中鼎。

红色“司令”

肖中鼎,又名禹成,1901年生于重庆市垫江县桂溪镇玉河村冷家山萧家大院一个农民家庭。1915年春考入垫江中学,1920年考入川军第五师军官教育团,在那里学了1年半的军事科目。1930年,在重庆任战术教官,后到成都刘湘部模范师任营长、团长、武德学友会核心小组组长。1937年,肖中鼎到四川大学任军训主任教官,他在学生中大力宣传团结抗日的思想,还支持左派学生的革命活动,因而受到学生们的热烈拥护。

1938年,肖中鼎去万县任四川第九部分行政区任保安副司令,作为实际的“一把手”管辖万县地区9个县民团武装,被称为“肖司令”。在万县,他利用职务之便,大力宣传刘湘“抗战建川”、“抗战反蒋”的方针政策和中共的抗日主张,组织了党的外围组织“抗日救国会”,为抗日救亡而呼喊、奔忙。5月9日,经省委书记罗世文批准,肖中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肖中鼎入党后,以自己的特殊身份为掩护,积极配合党组织的活动,保安司令部也因此成为中共万县地下党的一个秘密据点。他利用保安副司令的职权,给去延安的40多名革命青年办理通行证、介绍信,并为贫苦学生资助费;介绍郑华、林向北、林佩尧等共产党员去巫山、巫溪、万县、忠县等地发展党组织或掌握地方武装;支援陈联诗(《红岩》中双枪老太婆的原型)手枪等装备;在万县各界抗敌后援会的成立大会上以“全面抗战”为题发表了长篇讲话。

1939年8月,四川省保安司令准备将肖中鼎秘密逮捕,他得知消息后,去阆中找刘湘的亲信将领、川陕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潘文华,被任为绥署上校参军。肖中鼎一方面做潘文华的统战思想工作,开导他坚持联共,另一方面则掩护组织的活动。1940年,阆中中心县委遭到严重破坏,肖中鼎东奔西走,四方联络,为党提供了大量活动经费。此后两年,肖中鼎一直根据党的安排,从事统战工作,大力开展民主运动与抗战宣传。

勇斗贪官

1941秋,肖中鼎回到垫江处理其祖父丧事,被推选为“在乡军官会”会长,唐庄(刘湘部退休师长)任名誉会长。当时垫江厉行戒烟,禁吃吗啡。时任垫江的县长门启昌是成都中统特务骨干,此人奸诈狡猾、贪婪无度。他知道唐庄财力雄厚,便以唐庄抽大烟为名,派警察将其逮捕,乘机敲竹杠。肖中鼎得知情况后,义愤填膺,便与戒烟所所长一起商议,带领唐庄部下持枪到戒烟所将唐庄救出。后来肖中鼎又组织唐家人到省上控告门启昌贪赃勒索,欺压良善。门启昌名誉扫地,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垫江。

1945年9月,肖中鼎再次回到垫江。此时的县长、中统特务萧邦承依仗自己是大军阀杨森的舅子,竟在禁烟期间,把没收的烟土进行倒卖,甚至还侵吞修建梁山机场死亡民工的抚恤费。肖中鼎得知后,决定向省上密电状告,却不料被人泄了密。萧邦承利用“盗卖军粮罪”陷害肖中鼎,将其逮捕收审,判七年徒刑。肖中鼎没有屈服,他愤然向高一分院提出上诉,控告贪官萧邦承大权独揽,一手包天,挟仇诬陷。后经多方营救,1946年5月,长寿地方法院宣布肖中鼎无罪释放。

身陷囹圄

肖中鼎无罪释放后,当即赶到重庆,寻找党组织。之后肖中鼎便在张友渔的领导下,开展地下活动。一方面对刘湘在重庆的旧部做统战工作;另一方面,打入蒋介石为欺骗笼络失业军人而开办的“军官总队”,伺机行动。

1946年底,肖中鼎从“军官总队”退职回到垫江,在垫江老家种烤烟,做贩卖烤烟的生意,以失业军人的公开身份,掩护地下工作。1947年,肖中鼎去宜昌继续开展潘文华的统战工作,潘在肖中鼎的劝说下,同意待机起义。他还任命肖中鼎为少将参军,并以办团为名义送其5万发子弹,以支持肖中鼎实现武装暴动迎接解放的计划。6月底,肖中鼎回到垫江老家,了解和清理大竹、垫江、长寿、邻水等地的武装力量,做好准备,伺机起义。

当时,敌特横行,工作开展十分困难。肖中鼎多次到重庆找党请示武装起义,并听取意见。在重庆,他与原教导总队的李子柏、何雪松商讨营山、垫江武装斗争的配合问题。又与刘湘顾问李荫枫取得联系,共同建立反蒋军事据点,开展武装斗争。因有特务盯梢,他们不得不多次转移地点。1947年10月8日,肖中鼎在重庆棉花街被国民党特务逮捕,送至“中美合作所”杨家山进行审讯。

狱中斗争

当时《中央日报》发布消息称:“李荫枫勾结失意军人肖中鼎、李子柏、何雪松等人反对政府,图谋在川东北暴动,已被政府捕获。”肖中鼎得知自己被捕的原因后,料定敌特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便在敌特的两次审讯中死口咬定:自己只是一名失业军人,从不过问政治,专做烤烟生意。在狱中,肖中鼎整天佯装信佛念经,一天到晚嘴里念叨“南无阿弥陀佛……”以麻痹敌人。敌特通过明查暗访,并没有找到肖中鼎的什么线索,也就放松了对他的审讯。

1948年3月,肖中鼎被转押至渣滓洞监狱。当时在这里关押的人并不多,但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国民党加紧对共产党的逮捕,几乎天天都有“政治犯”押来。渣滓洞监狱条件很差,一间小小的牢房就挤满了20多人,患病难友越来越多。经田一平、何雪松、蓝国农等人与看守所管理人员的艰难谈判之后,对方同意将没收难友们的银元、现钞、支票作为资金,购买生活必需品,在狱中设立一个小卖部,肖中鼎被推选为这个小卖部的掌柜兼营业员。监狱“小卖部”成立后,肖中鼎每天都将牙膏、面巾、手纸等日常用品送到每间牢房门口去出售,以买卖为掩护,暗中搞联络。

他为难友传递信件、物品,通报案情口供,搜集和传递狱内外消息,沟通各牢房的联系。江姐受刑、龙光章被折磨致死、“监狱之花”诞生等消息,都是肖中鼎通报传递的。

肖中鼎的一些秘密行动引起了特务所长的察觉,在1949年春节后,“小卖部”便被取消了。肖中鼎仍然坚持斗争,做起了渣滓洞看护兵赵正清、徐兴中,狱医刘石仁等人的策反工作。

虎口脱险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刘邓大军挺进大西南。蒋介石惶惶不可终日,决定让特务头子毛人凤亲自“清理积案,准备处理”,对囚禁在白公馆、渣滓洞监狱中的革命者分批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11月27日深夜,渣滓洞监狱18个牢房的“政治犯”,全部被特务集中到楼下8个牢房,肖中鼎是军人出身,到牢房后他便先在门口观察通报敌特动静。当发现敌特纷纷持枪从看守所办公室出来时,肖中鼎知道情况不妙,立即招呼室内难友引起注意。就在大家还一头雾水时,特务士兵架起机枪,便向各牢房疯狂扫射起来。肖中鼎随即闪到左边墙角,蹲下身子。中弹的战友倒在了他的身上,鲜血溅了他一身。一阵扫射之后,敌人进入牢房检查、补枪,敌人从肖中鼎身旁走过,朝着他举手便是一枪。子弹从肖中鼎的颈部擦过,划出一道血口子。肖中鼎忍住剧痛,一声不哼,没有动弹,被以为已经死去,由此躲过了敌人的补枪。

之后,敌人在各牢房门口架起了干柴,泼上汽油,放火焚烧。肖中鼎听见特务的脚步声远了,便不顾枪伤,逃出牢房,躲过敌人的机枪扫射,从监狱围墙缺口突围翻出,得以脱险。

情系故里

肖中鼎脱险之后,担任了脱险同志联络委员会秘书一职,参与鉴别、审定烈士,了解难友脱险经过的材料、安抚烈士遗属,揭露敌特罪行等工作。脱险志士委员会工作结束后,肖中鼎怀着造福桑梓的情怀,回到了故乡——垫江。

1950年6月,肖中鼎担任县人民法院副院长,为巩固新生政权做了大量工作。1955—1962年,调任县交通局局长的肖中鼎,常常日夜战斗在第一线,不辞辛苦,任劳任怨,使当时垫江的交通运输取得显著成绩,被评为劳动模范。

文革开始后,肖中鼎被打成“叛徒”,还被群众组织从桥梁工地上揪回县城挂牌批斗。尽管如此,肖中鼎仍然怀着一颗对党无比忠诚的心,坚信历史会对他作出公正的评价。他不顾自己已近古稀之年,到离县城十多里,海拔近千米的西山,参与垫(江)邻(水)公路的修筑。

1978年11月,中共垫江县委作出了恢复肖中鼎党籍的决定。年近耄耋的肖中鼎欣喜万分,更加精神焕发。虽然年老多病,他依然心系家乡的建设与发展,关心党史研究工作,积极从事文史资料的的整理研究和革命回忆录的撰写工作。每到“11·27”纪念日,他都坚持到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参加座谈,还多次给群众作报告,宣传罗世文、车耀先等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

1985年6月9日,肖中鼎因病医治无效在成都病逝,享年85岁。

(中共垫江县委党史研究室董长芳)

(责任编辑:杨亚洲)

文章关键词: 垫江数字日报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