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成长 虎口逃生

——渣滓洞脱险志士之四盛国玉

2018年05月03日 11:51   垫江日报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1949年11月27日,国民党对关押在中美合作所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渣滓洞监狱200多人瞬间焚于敌人的机枪和毒火之中,仅15人虎口逃生,盛国玉是脱脸者中唯一的女同志。

向往革命

盛国玉,1926年1月出生于垫江县沙河乡。1944年,盛国玉从垫江师范毕业后,在大石乡小学教了一年书,之后在家务农。1947年,经亲戚介绍,盛国玉与正在重庆读书的余梓成结婚,当时她成天在家干些家务杂事,思想很苦闷。

1948,余梓成回到垫江,在垫江中学任教,并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4月,余梓成将盛国玉从乡下接到县城,介绍她认识了伪装成夫妇的中共地下党员龚大野、龚芷杨。他们给盛国玉讲了很多革命故事,讲了国内革命形势和川东地区共产党游击队的战斗环境。同龚芷扬虽只相处了六、七天时间,但她对盛国玉谈了不少关于社会黑暗、妇女解放、改造社会等革命道理,引起了盛国玉的共鸣。从此,21岁的盛国玉更加坚定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革命信念。

为了锻炼盛国玉,那年暑假,丈夫派她到县城西门去找地下党员陈鼎华送取材料。1948年9月,余梓成通过各种关系,给盛国玉谋到了垫江桂阳小学教半席课的位置,让她以“教师”身份作掩护,主要负责做学校女教师的革命思想工作。盛国玉多次为丈夫传递信息、送取材料。在丈夫革命思想的影响下,盛国玉从普通的家庭妇女逐渐成长为一个进步青年、革命积极分子。

被捕入狱

1948年10月17日,大竹张家场党组织成员游中象、江志南、陈天兴等3人,受党组织派遣去重庆接洽武器。他们化装成生意人,早上从张家场出发,翻六十里山路,中午到了垫江城庄家塆孙银志家的秘密联络点。

由于游中象从大竹出发时就被军统特务盯梢,当天晚上深夜二点多钟,国民党特务和军警包围了庄家塆,打伤了孙银志夫妇,江志南当场中弹身亡,游中象、陈天兴被当场抓捕。

接下来,特务对游中象进行审讯,从他身上搜出多封秘密信函、工作计划大纲和日记本,发现了本子上记有盛国玉和垫江女中地下党员傅伯雍、垫江中学共产党员陈鼎华的名字及地址。

第二天夜晚,盛国玉被捕了。此时,距离党组织准备发展她入党的时间仅仅只差两三个月。盛国玉当时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被带到国民党县政府,3个特务对她轮番审讯,他们用电线将盛国玉的双手捆上,又用电刑逼供,逼她交出共产党员的名单。虽然,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丈夫的共产党员身份,但她从丈夫平时对自己潜移默的影响中,隐约感觉到他“是值得托付和信赖的人。”面对酷刑,她始终没有吐出敌人想要的一个字!

在县监狱里关了一个星期后,盛国玉和游中象、傅伯雍、陈鼎华4人,被特务和县警察局的一班人马押往重庆西南行政长官公署。到重庆的当晚,特务就对4人刑讯逼供。盛国玉被折磨得遍体鳞伤,仍然没有屈服。国民党特务只好将盛国玉等4人押送中美合作所的渣滓洞监狱。

狱中成长

盛国玉被关进女牢二室。二室除了有江竹筠(江姐)、杨汉秀(杨森的侄女)、胡芳玉、左绍英、胡灿壁等优秀共产党员外,还有和她经历差不多的罗华娟。渣滓洞监狱一共关押着20多个“女犯人”,江姐就住在盛国玉的上铺。

盛国玉进渣滓洞时,江姐已经浑身是伤疤、被竹签钉后的手也残了。每次踩着盛国玉的床去上铺,手指都抓不紧,只好吃力地用小手腕去勾住扶手。每当看到这情景,盛国玉就一边用手往上推送她上床,一边流泪。尽管这样,江姐的革命意志不减,她向狱医要来红药水和处方签,每天坚持写《新民主主义论》提纲。盛国玉深受江姐和其他姐妹们的教育和鼓励。盛国玉不是党员,江姐把盛国玉当作自己人,经常组织她和牢中姐妹们学习政治经济学、学习妇女解放的理论,有时还学习英语。吃了晚饭之后,还学唱一些她们自己编写的歌曲,如“东边的山上的电灯亮了,西边的树林黑了……国民党要垮台了……”等。

在狱中,盛国玉穿着囚衣,吃着霉米饭,还要遭受特务无休止的审讯。特务们的刑罚很多:坐老虎凳、从鼻子里灌辣椒水、烙铁烙背、钉竹签等,每一种刑罚都十分残酷。每当盛国玉看到江姐、杨汉秀等同志受刑回来后,还带着一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坦然鼓励大家时,她总会十分感动。

新四军战士龙光章被捕入狱后,因受刑太重在狱中去世后,盛国玉积极参与筹备为龙光章举行追悼会扎白花所需用的纸张。13岁的流浪儿蒲小路因唱《古怪歌》遭到特务的毒打,盛国玉与其他难友一道,与特务们进行抗议。在1949年春节联欢会上,盛国玉参与唱歌、扭秧歌等节目。她还利用同乡关系做特务赵正清的策反工作,以帮打毛衣、纳鞋底等方式教育争取其给难友带信、秘密剪报给女牢难友看。盛国玉还给生“监狱之花苏菲亚”的产妇送热水,想方设法给缺奶吃的苏菲亚舀米汤。

在一年多阴暗残酷的监狱生活中,难友们的积极进步、坚贞不屈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深深地鼓舞着盛国玉,使她思想逐渐成熟,胸怀逐渐开阔,更加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

虎口逃生

1949年11月,重庆解放在即,国民党反动派在仓皇逃跑前,对囚禁在白公馆、渣滓洞等监狱的革命者进行了疯狂的大屠杀。14日上午,敌人以“转移到其他地方”为借口,把江姐和李青林提出牢房。临行前,江姐脱掉囚衣,换上自己的衣服,围上白围巾,向盛国玉要了镜子,认真的用手拢了拢头发,跟大家一一告别。李青林因坐了“老虎凳”不久,双腿膝关节都是断了的,根本就无法行走,最后是江姐搀扶着她走出牢房。盛国玉目送着押解她们的车辆远去,内心非常难过,心里明白这一去凶多吉少,后来才知道她们被带到电台岚垭秘密杀害了。

1949年11月27日深夜,监狱特务以“办移交”为名,将两间女牢的十多名同志集中关进楼下八室,并将门锁上。随后特务持枪对各牢房进行扫射。

罗华娟倒下,左绍英倒下了,彭灿壁倒下了……还有那两个不到一岁的孩子,相继倒在了血泊中。中弹的难友们东倒西歪地倒在了地上,但是,她们还是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呼喊着:“打到国民党反动派!”、“共产党万岁!”。

惊魂未定的盛国玉,躲过了特务的机枪扫射。在特务进牢房补枪时,有人用枪托在她腰部打了几下,她不敢动,他们以为她被打死了,就没有给她补枪。特务补完枪后,又把牢门锁上,开始纵火烧毁整个监狱。盛国玉实在受不了火烟的熏烤,便鼓起勇气,冲出火海,躲进了离八室最近的男厕所,一头栽进小便槽,昏了过去……

苏醒过来时,天已蒙蒙亮了。住在渣滓洞不远处的二十一兵工厂家属,冒险将盛国玉救回家中。极度虚弱的盛国玉,后来被送住西南医院,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治疗,才脱离险境。盛国玉死里逃生,成为“11.27”惨案中唯一幸存的女同志。

难忘党恩

解放后,盛国玉先后被组织安排到垫江县群众委员会、日杂公司等单位工作,丈夫余梓成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曾任垫江第一中学校长。“文革”时,余梓成被打成走资派,盛国玉则被下放到县农场劳教。经历过劫后余生的盛国玉,面对不公平的处理,没有灰心,没有沉沦,而是始终保持着对党的一片忠诚。

1979年,盛国玉得以平反。

1982年离休后,盛国玉依然没有放弃对共产主义事业的追求。她最大的心愿是能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1996年,在组织的特批下,盛国玉以70岁高龄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晚年的盛国玉十分幸福,她乐观豁达,喜欢种花,常哼革命歌曲。只是在渣滓洞时,她和难友们洗了一年多的冷水,留下了病根,只要摸了冷水就要生病。一到冬天,她膝盖、脚趾和肩头就会一阵阵发痛。后来,盛国玉年老体弱,行动不便,很少出门,但喜欢在家看看《当代党员》、《党员文摘》、《红岩春秋》等杂志。

盛国玉十分感谢党和政府,她总说:“相比那些牺牲的难友们,我算是非常幸运的了。看到今天的中国,我们当年的付出,值得!”还教育后人要好好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2014年7月27日,盛国玉走完了她88岁的坎坷人生。

(中共垫江县委党史研究室  董长芳)

(责任编辑:杨亚洲)

文章关键词: 盛国玉特务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