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烈顺老人年过七旬,仍笔耕不辍,热衷于传播地方民俗文化—— 寻找记忆 守望乡愁

2017年09月27日 10:21   垫江日报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本报记者 代莉 

“你们要想了解鹤游镇的古寨卡,找张老做向导算是找对人了,他以前担任过我们文化服务站的站长,又特别喜欢研究历史风物,对这一带的情况非常了解。”近日,在鹤游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记者见到了今年70岁的张烈顺。 

满头银发、声音洪亮、热情健谈,这是张烈顺老人留给记者的印象。一聊起鹤游坪的故事,他便打开了话匣子。“我是鹤游镇水井村人,小时候经常听到祖辈们讲家乡的风俗文化、历史古迹,可是随着老人们的离去,一些有价值的故事渐渐失传。”张烈顺告诉记者:“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多收集相关文字、图片,记录历史,一辈一辈传承下去,让大家能够寻找记忆、守望乡愁。” 

编修乡志 3年行程近万里收集史料 

“你看,这就是我当年写的鹤游镇乡志。”张烈顺拿起《垫江县严家乡志》递给记者,“我从1984年开始编写,一共经过了3次修订,里面包含有14个章节,有20多万字。虽然当时由于某些原因没有印刷出书,但现在一直作为资料保存在县志办。” 

“每个乡镇都是一部历史,都有着自己的独特文化和品格。”张烈顺说,在这个乡镇快速变化的时代,编修乡志,全方位记录乡镇的状况以及变化,都显得格外重要。 

正是意识到这一点,张烈顺在鹤游镇文化站工作期间,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外,更利用3年时间,调查走访村民,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挖掘、记录、拍摄下来,整理成册。张烈顺说,3年来,他走访了鹤游镇的每一个村社,有的地方去了很多次,行程近万里。 

“有一次刚下过雨,我去一家农户了解情况,由于坡陡路滑,我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连续好几天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张烈顺告诉记者,虽然走访很辛苦,但能采录到可贵的历史资料,吃这点苦值得。 

“乡志是全面记载农村历史的一个重要载体,需要全面盘点出乡村地理、历史、经济、风俗、文化、教育、物产、人物等方面的状况,追溯乡村的历史渊源,填补文献空缺,总结乡村发展进程中的经验教训,特别是较详细地记录现当代乡村发展变化情况。”张烈顺告诉记者,在乡志的写作中,更要重史实、讲依据,行文结构严谨。为保障内容的准确性,他多次到县城和涪陵查找资料,对于老人们一辈一辈传下来的内容,更是多方考证。 

勇于创新 想方设法让村民喝上放心水 

在热衷文学的同时,张烈顺对待自己的本职工作也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1986年,张烈顺被调到严家水厂担任厂长,管理着整个鹤游镇的居民用水,这一干就是20多年,直到他2009年退休。 

“鹤游镇很多地方都处在高台区,水压不上去,为了解决生活需要,大家只能就近取用一些不太干净的水。”张烈顺告诉记者,他刚接任厂长时,工作任务十分艰巨。 

“我现在都还记得,2000年,在金桥村1社的黑壁林,住着近200人,海拔有460余米,而自来水厂的高度只高出几米,水压不过去。”张烈顺说,村民就在附近的山弯大塘挑水喝。 

“那塘的水很脏,颜色浑浊,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泥腥味,要是放在现在,怕是洗衣服大家都会觉得不干净,更别说喝了。”为了让村民喝上干净的自来水,张烈顺下足了功夫。 

“重力式”水供不上,那就用“压力式”。可是水厂这一压水,要是谁家的水缸已经满了,那不就溢得满屋都是。每天送水的时间和次数都不能固定,既不能让需要用水的人家没有水,也不能让有水的人家里闹“洪灾”,可也不能每次送水都挨家挨户通知…… 

这可让张烈顺犯了难。通过多方考察,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在每家每户水缸的阀门上装一个浮力球,随着水位的上升,浮力球带动阀门浮起来,缸里的水满了,阀门也自动关闭了,大家就不用担心水会溢出来。 

在高桥村夏桷湾,居民用水遇到另一个难题。张烈顺介绍,水厂和夏桷湾中间隔着一道峡谷,如果沿地形修建管道,难度大、耗材多,就算修好了,送到村民家里的水也很小,再加上峡谷最低点因为压力大,经常会发生爆管,导致停水。 

为解决这个问题,张烈顺发明了空中架管输水法,水厂和夏桷湾两段高处找好位置拉起钢绞线,绷直固定,再将水管固定在线上用胶水连接好,为了防止日晒夜露,水管破裂,他又将其用玻纤布包裹住。试用成功后,全县各个乡镇都来考察学习。张烈顺也因此获得全国爱国卫生委员会颁发的农村改水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发挥余热 尽其所能传播本地民俗文化 

退休后,张烈顺有了更多时间,没事就喜欢和老人们聚在一起,聊一聊家乡的风土人情,或者约上几个朋友出去走一走,并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整理成游记、杂记、散文、回忆录等。 

日常生活中,喜欢文艺的张烈顺,更是将他所写的历史名俗故事,编撰成快板多方传播。2000年,他参加全县“爱祖国、爱职业、爱岗位”演讲比赛,获得一等奖。 

在张烈顺的家中,《城市地理》、《神州民俗》、《记忆垫江》等书籍整齐地摆放在书柜里。“人老心不老嘛,闲暇时多看看书,为自己充充电,才能紧跟时代的步伐,写出来的东西才会有年轻人喜欢看!”张烈顺说。 

“我有四个儿女,均已成家,最让我骄傲的是,现在家里已经出了七名党员。我的妻子是在18岁时入党,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也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还有四个是研究生。”张烈顺乐呵呵地说,如今孩子分布在各地,为祖国的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受他影响,工作之余大家也喜欢写一些散文游记,逢年过节一家人聚在一起,总会拿出自己新写的文章分享。 

采访结束时,张烈顺告诉记者:“我会尽我所能地传播民俗文化,不管有没有人看,会一直写下去。”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眼神里透着坚定的光。

(责任编辑:汤娜)

文章关键词: 张烈顺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