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需要文学的滋养(悦读)

2018年10月11日 09:18   人民网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先贤哲人们反复强调读书之于人生的重要性,我想,这是因为只有通过读书尤其是阅读文学作品,个体生命才能以单一接通丰富、以局部接通无限、以短暂接通永恒。也就是说,每一个生命都需要文学的滋养和支撑。

每个人的生命历程都很短暂,在永无尽头的时间河流中,不过是转瞬之间;而且每个人的一生,即使先后从事过工业、农业、军事、财经、教育等多种职业,将其放在数不尽数的领域行当中,亦少得可怜。我们若想改变这一状态,只有读书。唯有读书,通过阅读各种文学作品,方能在复杂多元的生命形态中,在五彩缤纷的专业领域中,在各种各样的生活场景中,在复杂微妙的人性纠结中,无限地丰富生命的经历和生活的感受,有效拓展生命的长度和宽度,增加生命的厚度和深度。

比如,通过阅读一首古代歌谣《越人歌》,我们的感受和想象就能穿越到(实际是思维联通到)那个遥远的春光明丽的江南水乡间,在打桨女和王子一次美丽动人的爱情邂逅中,感同身受地“体验”一把。“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打桨女吟唱的是一份“爱,却无法抵达”的绝望与忧伤。通过阅读,我们明白了这种一见钟情的爱,原来从古至今一直都存在,不必追问必然的理由,只要知道这份爱情曾让这位打桨女在那一刻体验到什么是爱,其生命在那一刻焕发出了爱的光泽就足够了。显然,正是这份爱情感动了当时的史官,将这一事件这一情景记录下来,用文字的方式使这位打桨女获得了永生。

我至今不能忘怀第一次读戴望舒诗作《单恋者》时心灵受到的震撼和感动:“我觉得我是在单恋着,/但是我不知道是恋着谁:/是一个在迷茫的烟水中的国土吗,/是一枝在静默中零落的花吗,/是一位我记不起的陌路丽人吗?/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的胸膨胀着,/而我的心悸动着,像在初恋中。”我无数次地诵读过这首诗作,每一次诵读,感动和震撼的情绪都会被真切激活。仿佛自己就活在那个风雨飘摇的上世纪30年代,正在以一种清坚决绝的精神气质,抒发宣示着心灵深处那份永远不会放弃的对国家和民族复杂痛切的爱恋。我的生命于是也就这样一寸一寸地延伸,一寸一寸地拓宽。

文学就是这样奇妙,把一些高远而又抽象的说教和伦理描写,转化为一个个生动美丽的故事、人物、事件和画面。让我们跟随着那个事件、那个情景和那个人,穿行在过去或未来的时空中。因为文学,我们不再害怕肉体只有那么短暂的几十年;通过读书,我们以有限的肉体,接通了人类文明的永恒。面对浮躁的语境,请读书。请安下心来,认认真真地、踏踏实实地读书。

(摘编自10月8日《人民政协报》)

《 人民日报 》( 2018年10月11日 05 版)

(责任编辑:李菡萏)

文章关键词: 滋养生命文学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