垫江法院阳光司法进万家

2018年06月11日 09:24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垫江县人民法院第六审判团队法官来到古稀老人家中,调解继承纠纷案件。 
  □ 本报记者 吴晓锋 文/图
  “真的没有想到法官会考虑我的身体情况,上门来为我们调解案件,真的太麻烦你们了。”年逾古稀的老人用两个枕头支起身子,半靠在床头,向上门调解的法官道谢。
  由于继承人之间争议标的金额较大,财产的处理必须亲自核实老人真实想法,加之老人受伤,下不了床,重庆市垫江县人民法院第六审判团队法官赵其平便将这一场继承纠纷案件的调解,开到了老人家里。
  这是重庆垫江“阳光司法进万家”活动的一个缩影。2015年,由“庭审进街镇、法官进网格、调解进法院、律师进调解”四项核心机制构成的“阳光司法进万家”活动启动,如今已是第四个年头。3年多来,垫江法院引导社会各方力量共同参与社会矛盾纠纷化解,创新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方式,打通了社会治理的最后一公里。
  庭审下乡开在村里
  “我养了5个女儿,结果到头来一个也不顶用,都不赡养我,要我怎么活啊!”汪某对法官哭诉,而他的5个女儿沉默地站在一旁。在垫江县砚台镇定安村,一场家庭赡养纠纷的公开庭审正在进行。
  在垫江,这类开进街镇、乡村的庭审已成为常态。
  随着“阳光司法进万家”活动的深入,3年多来,垫江法院针对不同领域、不同区域、不同群体特点,事先征求活动开展区域街镇领导干部、普通群众的意见建议,选择多发、易发、典型案件,以庭审进镇街、进村社、进院坝、进校园、进园区等方式依法公开庭审,并制作《旁听指引》手册,提示案件相关法律法规、审理程序要点等信息,引导理解庭审内容,为群众提供针对性的司法服务。
  “汪某告5个女儿不尽赡养义务一案就是此次‘庭审进定安村’选择的典型案例。”该案承办法官邓浩向记者介绍,垫江正处于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期。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垫江户籍总人口为97.5万人,其中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18.28万人,占总人口的18.75%;80岁以上高龄老年人2.52万人,占总人口的2.59%。
  “现在,垫江的赡养纠纷案件越来越多。”邓浩说。
  汪某称,他的5个女儿因在分配他的土地、果木上产生分歧,导致他长时间无人照料。垫江法院考虑到汪某年事已高,晚年生活问题应得到一个妥善的解决,思虑再三后决定在定安村开庭,利用镇村综治力量化解此次纠纷。
  “不是儿女不孝,只是各自心里有了‘疙瘩’。我们不动‘一刀一针’,也要将这个心结解开!”邓浩说。
  宽敞的院坝里,法官们现场进行调解。因为是村里常见的矛盾,附近邻里乡亲闻讯赶来,一起听法官分析这起典型案例。经过近3个小时的劝导,子女们表示愿意继续赡养老人,土地争议问题也在定安村书记的侧面劝导下得到解决。
法官进网格化矛盾
  今年“五一”节刚过,垫江法院第一审判团队法官周建波便带领办案小组的几名干警,前往对接社区联系点垫江县鹤游镇石鼓社区,开展排查、指导矛盾纠纷化解工作。
  垫江法院管这叫“法官进网格”,是该院“阳光司法进万家”活动的核心机制之一。
  垫江法院院长程晓东向记者介绍,为探索改造便民诉讼网络,垫江法院虚化“四位一体”便民诉讼网络中的站、点,突出庭、员作用,选任网格长担任便民诉讼联络员,由网格长进行一线矛盾纠纷调处,同时法院关口前移,向社区派驻法官,对接网格长开展矛盾纠纷排查、人民调解指导和典型案例解读活动。
  周建波是垫江法院派驻社区对接网格长的31名法官之一,他此次去的石鼓社区位于鹤游镇街上。
  按照“阳光司法进万家”要求,法官进网格后,每年“至少开展一次矛盾纠纷排查、一次人民调解指导、一起典型案例解读”。周建波团队此次进社区除了排查矛盾纠纷外,还带着对社区干部进行人民调解指导的任务。
  周建波介绍,鹤游镇街社情民意较为复杂,各种矛盾纠纷时有发生,且化解难度较大。周建波带领几名干警首先与社区全体干部进行座谈了解情况、深入排查矛盾纠纷发生的状况及特点。排查过后,周建波详细指导石鼓社区干部开展调解工作的方法,提升社区干部调解矛盾纠纷的实际工作能力。
律师进调解减诉累
  今年3月2日上午9点,垫江法院人民调解室迎来了一大家子——老两口和他们的4个儿女,再加上儿女的伴侣们,近十口人挤满了小小调解室,气氛有些紧张。
  这是一起赡养纠纷案,人民调解员黄先才对处理这类案子已经很是得心应手了,他为大家斟上一杯茶,详细地问起情况来。
  从这小小人民调解室的一角,可一窥垫江县“调解进法院”与“律师进调解”机制的状况。
  垫江法院与县司法局共同推动,在法院机关及澄溪人民法庭建立人民调解工作室,作为承内启外的枢纽。引导律师进驻,委派律师对适宜调解的案件先行调解。推动多元化解主体整合、联动融合。同时落实诉调对接、司法确认,以减少群众讼累,节约司法资源。
  今年2月,任朝书、张永华夫妇一纸诉状将4个儿女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儿女们每月支付赡养费及医药费。
  3月1日,垫江法院实施繁简分流,在诉前将这起纠纷分流到人民调解室。
  3月2日,当事双方来到调解室,由垫江县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调解。
  据介绍,此次调解的焦点在于原告任朝书和被告张昌明(大儿子)的矛盾关系。张昌明只愿意每月支付老两口50元的生活费,并不愿承担任朝书夫妇的住院费。
  “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也有赡养的义务,此外,俗话说‘养儿防老’,父母在你小的时候省吃俭用把你养大,就是为了在他们老的时候有所依靠啊。”黄先才从法、理、情三个方面劝导张昌明。
  近两个小时的调解过去了,清茶也见了底,张昌明的态度终于松动,愿意和其他三兄妹一起支付每月100的抚养费并共同承担医药费,一场赡养纠纷被化解在诉前。
  在垫江法院人民调解室,除了黄先才,还有另外两名特邀调解员,他们与3名指导法官和2名记录员一起,共同支撑起人民调解室工作。
  “我们人民调解工作室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将一些民商事纠纷化解在诉前或开庭审理前,落实诉调对接、司法确认,以减少群众讼累,节约司法资源,让更多的司法资源集中在大案、要案、精案、难案。”黄先才说。
  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通过“四进”机制运用,垫江法院共开展“阳光司法进万家”活动378场次,化解矛盾纠纷1582件,引导各纠纷主体尽可能将纠纷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
  垫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郑小波认为,“阳光司法进万家”已经成为引领平安垫江建设的一项法治品牌、一张法治名片,通过这个活动就是要引导更多民商事纠纷通过非诉讼方式解决,让司法真正成为最后也是最权威的救济手段,发挥好守护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作用。

(责任编辑:杨亚洲)

文章关键词: 垫江法院调解法官人民调解纠纷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