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毕业闯世界 如今他在新西兰当主厨

2016年06月23日 15:05   华龙网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人物

殷光清,男,40岁,重庆垫江人,中西餐高级厨师。初中毕业后南下福建打工,1995年回渝,学厨师。从渝中区一号桥一家酒楼的小工做到大坪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二厨,再跳槽到解放碑一家五星级酒店并当上中厨房主管。2008年,技术移民到新西兰,目前在当地最大的连锁面馆“少林面馆”当主厨。

■语录

“学厨师我是半路出家,之所以能在国外闯出一片天地,不过是靠勤劳、吃苦,工作中肯学、肯干,搞点创新。”

■对话

重庆晨报:移民新西兰,现在你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打算?

殷光清: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才能移民,我在这家少林面馆干了几年了,它的知名度在当地不小,有多家分店。但我准备有机会自己开家面馆,主打重庆小面,还有很多重庆菜。

在奥克兰繁华的多米诺大街中段一个十字路口上,有一家中国风十足的餐馆——少林面馆。2015年12月底的一天,中午11点,重庆厨师殷光清刚一开门,就有顾客推门而入。

这里是新西兰最大中餐连锁面馆的总部,因为接待了“逐梦他乡重庆人”采访小组,留着平头、有些消瘦的殷师傅用英文礼貌地跟客人解释,“对不起,今天有点事,11点半才做生意。”

年少赴闽打工,存钱回渝学厨艺

面馆规模不大,仅有10张餐桌,最多容纳30人同时就餐。殷光清的工作台在后厨,他一边备菜一边跟我们聊起来。

殷师傅自曝学历不高,“别看我现在移民了,其实我只是个初中生。”

那一年中考后,殷光清就背着行囊,出去闯世界。殷光清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妹妹,看到父母同时负担两个孩子上学实在困难,他于是主动提出,暂时不上学了。

“打工不是我的终极目的。”背井离乡来到福建,殷光清的心里却装着梦想。有了些积蓄后,他开始参加厨师的短期培训和长期学习。

1995年,20岁的殷光清回到重庆正式学起了厨艺。“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要学一门手艺才能安身立命,我想过学做衣服、学开车。”殷光清说,大伯是学厨师的,自己走上这条路,受他的影响很大。

从餐馆小工做起,逆袭当上主厨

渝中区一号桥中医院旁曾有一家很知名的江湖菜馆。刚开始,殷光清在这家店里做小工,负责切菜、洗菜、杀鸡、杀鱼。在工作之余,他也没有闲着,看大师傅调料,琢磨着不同食材是不是有更好的烹调搭配。

两年后,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工有了一次施展拳脚的机会。

1998年,大坪一家五星级酒店刚开业新聘厨师,殷光清现场摆了一个“大鹏展翅”,他用胡萝卜、酱牛肉、竹笋做了一些造型。一报菜名,这道有新意的菜就让大家眼前一亮。经过三轮选拔,殷光清从众多竞聘者中脱颖而出。

不想当厨师长的厨师不是一个好厨师。每天下班后,殷光清总是在厨房多待半小时来练习厨艺,他要把洋芋、胡萝卜、白萝卜雕刻成形态各异的“小兔子”、“小蝴蝶”。一年后,殷光清从二级厨师升级为一级厨师,还成为做烧腊、凉菜的中厨房负责人。

两年后,经朋友推荐,他又跳槽到解放碑一家五星级酒店,成为中厨房主管,他做的菜还得到不少明星的好评。

学习西厨苦练英语获得技术移民

受同事出国影响,勤快、吃苦、又喜欢搞菜品创新的殷光清于是有了到更大的世界去闯一闯的想法。

起先,殷光清的老婆在日本做服装半工半读,后来又有朋友邀约他一起去非洲的乌干达,他经过综合考虑后,选择了新西兰。

2007年,殷光清向劳务公司递交简历,等待出国的机会。

移民新西兰,光靠会做中国菜的手艺是不够的。殷光清于是学起了西餐,但他总是想方设法把中国菜的精髓融合进去,来点新意。功夫不负有心人,新西兰一家名叫“穿越时空”的餐馆向他投来了橄榄枝,中西餐都能做的殷师傅很顺利地通过了面试。

2008年,殷光清来到了一个说英语的国家。尽管厨房里的事对他来说很熟悉,但周围的环境却让他感觉如此陌生。

当年上初中时英语成绩并不算好,怎么能够如此神速地通过移民考试呢?殷光清的诀窍是不耻下问,他一有机会就和店员、客人练习说英语,“我说的一口重庆英语,刚开始别人几乎听不懂,还要加上手势来比划。”如今,店里的客人点菜,殷光清已经能应付自如,“其实,学英语也没得好大的诀窍,多说多练,还是很快就会了。”

今年春节,殷光清回重庆,收集了不少重庆菜的民间做法,回到新西兰后,他有了新的打算,“还是思念家乡的麻辣味道,有机会的话,打算自己也开家面馆,主打重庆小面。”

记者 黄晔

(责任编辑:高文)

文章关键词: 新西兰初中世界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