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亚洲之行后美国“新亚太战略”半清晰半模糊

2017年11月17日 11:03   中国青年报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结束了他的首次东亚之旅回到华盛顿。这次出访,特朗普在12天里访问了日本、韩国、中国、越南和菲律宾,创下20多年来美国总统在亚太地区单次访问时间最长纪录。

11月16日,特朗普专门就他的此次亚洲之行在白宫发表电视讲话。他声称,此访使美国在亚洲重新受到尊重。未来多年,这次漫长但成功的访问所带来的成果将不断展现出来。

8年前,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同样在秋天首次访问东亚。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在亚洲长大的总统,奥巴马提出要恢复美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随后两年的奥巴马政府亚洲政策,先是推出咄咄逼人的“转向亚太”,后调整为相对温和的“亚太再平衡”,但战略目标是一致的,即在世界经济政治重心日益东移的大变局之下,在亚太这片事关美国未来的关键地区确保美国的领导地位。

8年来,世界经济政治重心东移的趋势仍在持续,奥巴马的亚太战略被批为“雷声大、雨点小”。况且,其中的关键支柱TPP被特朗普一手拆毁,新一届美国政府的亚太战略何去何从令人关注。

在特朗普看来,前几届美国政府“很天真”并判断有误,造成了当前美国在亚太地区所面临的诸多难题,朝鲜核能力不断发展,美国年贸易逆差达8000亿美元。而他在此访中秉持“美国优先”的理念,签署了约3000亿美元的贸易大单,动员所有国家制裁朝鲜,在重振美国领导地位、重建美国安全和重新唤醒美国自信的道路上迈出了历史性的步伐。

批评人士说,特朗普在此访中所表露出来的“落后思维”,是在出让美国的全球领导权。特朗普认为这是“假新闻”。

11月10日,特朗普在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企业家峰会上,发表了一次重要的政策演讲,推出了“印太梦”这一战略构想。特朗普提出,要重塑美国伙伴关系,建设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并把它称为“印太梦”。这一战略构想强调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核心,主张通过公平互惠的贸易来实现印太地区的共同繁荣;共同应对朝鲜的核讹诈,合作反恐和阻止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尊重法治、个人权利和航行与飞越自由,打击跨国犯罪,实现和平、繁荣、自由的印太。

“印太”概念首先出现在本世纪初印度和日本两国战略分析人士讨论战略和海上合作等问题的过程中。奥巴马政府在后期开始比较频繁地使用这一词语。2015年,美国推出新版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印太”就是其中主打的一个概念。该战略强调,21世纪全球安全环境的一个突出特征是“印度洋-亚洲-太平洋”地区的重要性不断上升,美国将持续向该地区“再平衡”,到2020年,将60%的海军舰只和飞机部署到“印太”地区,强化美国的作战优势,维护全球经济体系的长远安全。

特朗普此访多次提到“印太”,但没有明确说明他口中的“印太”之含义。不过,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上月访问印度时的言谈中可以找到一些参照。蒂勒森称,“印太——包括整个印度洋、西太平洋和沿岸国家,是21世纪全球最重要的地区”。蒂勒森以非常刺耳的声音表示,中国在颠覆全球秩序和全球法治,实施掠夺性的政策,美国要联合印太主要民主国家,包括日本、澳大利亚这样的发达国家和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联合钳制中国。

在16日的电视讲话中,特朗普透露,东亚峰会期间,他和印度、澳大利亚、日本领导人讨论了共同致力于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

但是,分析人士注意到,特朗普离开马尼拉时所承诺的“重大贸易政策”,没有在16日白宫电视讲话中出现,而经贸是特朗普的“印太梦”的核心。特朗普只是再次表示,美国愿意同“印太”地区任何国家签署双边贸易协定,只要对方愿意做公平互惠的贸易伙伴。特朗普再次威胁对朝动武的言辞,与他在亚洲之行时与中、韩领导人达成的共识也并不一致。

美国媒体透露,特朗普政府内部,共和党建制派与经济民粹势力在“印太”战略的内涵和走向上存在严重分歧,一边的代表是白宫国安会负责东亚事务的高级主任波廷杰,一边是总统政策顾问米勒。看来,“印太”战略的最大挑战,可能还是来自特朗普政府内部。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平

(责任编辑:卢加佳)

文章关键词: 特朗普之行亚洲美国亚太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