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作家走进西南大学分享:“我是这样走上文学道路的”

2018年10月11日 10:58   华龙网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

华龙网10月10日18时49分讯(记者 张义)10日上午,中国作家“重庆文学周”活动走进西南大学,东西、刘亮程、李浩、马金莲、阿菩五位作家分别向西南大学赠书,并与西南大学文学社团、校园作家、文学院师生一起,围绕“青春与文学”议题展开交流互动。

东西:文学梦想在大学开启

东西,1966年3月出生于广西西北一个名叫谷里的山村。他们那个年代的童年,不像现在的孩子有高清的电视和高科技的现代产品,他们多数时候的生活都与大自然有亲密的接触,东西说,这种与大自然的亲近,锻炼了他作为写作者的想象力。

“以前不会觉得自己的家乡不好,走进外面的学校,我才觉得自己的家乡很落后。”在校园里,东西看了许多现当代作家的作品后,被别人笔下描绘的家乡迷醉。“那些作家把他们的家乡描绘的那么美,他们能写,我想我也能写。”于是,开始了他的写作之路。

“我感觉我也没有资本在大学谈恋爱,于是就常常窝在宿舍写稿。”东西回忆,当时全国的大学校园里都有一股浓厚的写作氛围,他也时常幻想能成为一名著名的作家。东西大方分享,“写完文章后我四处投稿,好长一段时间沉浸在幻想作品很受欢迎的情景,不过最后等来的都是退稿通知。”

刘亮程:年轻时遇到的故事引发后面的文章

“这个青年每天抬头就能看到过往的飞机,有一天突然脑门大开,心想这么多飞机从天上过往,却没有人去做飞机的生意,于是又在房顶上打上了‘飞机配件门市部’的招牌,等待做飞机的生意。”刘亮程平静的讲述自了己从一个乡农机管理站的管理员到下海经商开了一个农机配件门市部的故事。

“文学是什么,文学就是作家在生活中的朝上仰望。”刘亮程总结,文学让地上的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变成了天上的事情。让一个在农机站当着小差,有一个当站长的梦想却不能实现的小职员,从尘土飞扬的街边,看到了天上,知道了仰望。“我开农机配件门市部的时候二十多岁,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四十岁。这篇文章后,我感觉我把自己这20年来的碌碌无为和身边同样的人拯救出来了,觉得这样平淡的的生活也有了意义。”刘亮程表示,他还将用文学来打发下半辈子的生活。

李浩: 我经历的很少,但我的阅历很多

“我没有去过巴黎等城市,但是通过阅读,对这些城市有了延伸。阅读让我们过上多重的生活,体验此生没有的经历。”李浩则从大学生应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谈起,鼓励同学们应该多阅读。

“阅读可以让人敏锐和充分的体味文字之妙,细节之妙,故事之妙。与写作者一起思考故事往后如何发展,我和我的生活如何在好和更好中选择。”李浩说,阅读中,能让读者了解写作者所喜所爱、所厌所憎,体会不一样的人生,拥有不一样的想法和观念,能让自己的生活中多一点审视,忐忑和摇摆。

马金莲:迷茫时遇见文学

马金莲的文学也开始在校园。“18年前我18岁,跟你们一样在校园读书。但是家人因为希望我早毕业早工作,减轻家庭负担,选择了一个包分配的师范学校。”马金莲回忆,进入这个学校后,她感到很迷茫,觉得无助。“有一次无意在学校的一个公告上看到一个文学征集令,我就把我的困惑写成了几千字的文章。”

“我糊里糊涂的投稿过去,再过几天发现这个公告换了,我得了一等奖。”得奖之后,马金莲突然成了学校的红人,从此也开始在校园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

但是,等到马金莲从学校毕业那年,已经没有了工作分配,她不得不回家跟母亲务农。“那个时候觉得自己离文学的距离特别远,不过,我还是每天在坚持写作。”马金莲说,每天忙完农活后,她便一个人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写稿。这一写,又是十多年,写出了小说集《父亲的雪》《碎媳妇》《长河》《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绣鸳鸯》《难肠》,还写出了一个鲁迅文学家获得者。

阿菩:我的青春都交给了网络文学

“我很喜欢跟东西老师一起参加活动,因为在网络作家群中,我是‘老腊肉’,跟这群厉害的中年人在一起,我是年轻人。”阿菩说,跟这群前辈不同,他们写的是自己的阅历,而作为网络作家,他写的是自己的幻想。

虽然是80后,但阿菩已经入行十多年了。“作为网络文学的开荒者,可以说我的青春都献给了网络文学。”阿菩透露,自己虽然是中文系学生,但之前从来没想过会从事写作工作。刚一毕业就从事媒体记者工作,因为指导老师讲网络小说很火,让他去研究。由于担心直接去采访那些创作大神不理睬,阿菩采用了自己先写一部成为“圈内人”跟人拉近乎。“没想到这一写也是十几年,写着写着就忘了自己的初衷。”

不过,阿菩并不后悔当时的选择,他说感激网络,也庆幸自己成了网络写手。“这份职业相对自由,只要有电脑,只要我的十根手指还在,无论在哪里,我都能有饭吃。”

(责任编辑:李菡萏)

文章关键词: 道路作家大学文学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